当前位置:首页 > 浴血倾城武君白起

第702章

小说:浴血倾城武君白起  作者:落飘尘  更新时间:2022-08-04 04:50:47 

  “和我的衣着好像。”意识迅速模糊的永陵萨满,看着那具无头尸体,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愈加强烈,但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起,自己到底在哪见过这具尸体。

浴血倾城武君白起

  一刀杀了永陵萨满之后,武君不由多看了两眼手中无数痛苦面孔挣扎沉浮的巨刀。虽然在看到刀身上的痛苦面孔时,他知道自己应该表现出某种情绪才对,但已经失去了心的他,却根本没有感性认识,所以在看到这种东西的时候,难以产生恐惧愤怒之类的情绪。

浴血倾城武君白起

  “咻!”远处的天空突然飞来一道灵光包裹人影。

浴血倾城武君白起

  “咳咳……噗!”出乎意料,本以为自己手极怨魔刀一击必死无疑,哪知道却只是身受重伤而已,这令捡回一条小命的李方庆幸不已。但紧接着耳中传来的声音,却令他感到错愕之时,亦觉得有些哭笑不得,根本不曾想到,自己这无妄之灾来的实在有些可笑。

  “交出所有东西,否则就自裁吧。”一刀将李方劈下来后,武君极怨魔刀一转,指向从凹坑中狼狈起身的李方。

  “怎么?你不愿意?”看到李方先是一怔,随即变呆滞不动,既不回应,也不拿出晶石法宝之类的收藏。于是,武君便以为李方拒不配合,遂极怨魔刀微微一旋就要战了李方。

  “呃……”谄媚的话语一滞,刚才巨坑中跳出来的人,顿时也想李方一样傻了眼,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以为耳中听到的话语,使自己耳中出现的幻觉。

  “帝州赵国前王储…公子赵武,失守大秦王朝最为重要之门户…函谷关,并疑似蓄意摧毁函谷关战堡,导致大量未知魔物肆虐大秦边关,令大秦王朝人心惶惶,根基浮动。”

  “且在秦王谕令下达之前,千里追杀大秦王朝尊贵的王子殿下…公子吕阙,及王朝大量贵族子弟。秦王震怒,大秦王室威严不可亵渎,需要有人承受秦王之怒火!宣……公子赵武死罪,罪及九族,即日发兵赵国,缉拿赵武九族归案,以平秦王怒火。”

  牢门外高声的宣判之言,如锥心剜骨的利刃,每一项罪责的宣判,都足以令身在死囚牢房中的赵武内心冰寒无比。但他的心,却早已在函谷关的战场上,就已经变得麻木冰冷,虽然听到宣判之时,心里会有悲痛惊恐偶尔掠过,但只一刹那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陛下!外边现在恐有异变之虞,还是请陛下先回转宫内歇息比较妥当!”大秦王朝帝都咸阳宫内,众大臣看着突然走出王宫,抬眼看向韩国所在方向的秦王政有些忧虑的婉言道。

  “陛下,我大秦王宫的护城大阵的确足以驾临整个帝州,但臣却总感到一股如同祖神降临之时的那种可怕气息,所以臣还是希望,对这突然出现的漫天雷霆,陛下还是存下一分警惕。”

  倏然!就在众位大臣因为秦王的一声讥讽而陷入沉寂,现场气氛逐渐凝重安静之时,秦王等人所在的大殿之外忽然远远传来一声请奏之声。

  “传!”不必秦王自己回应,秦王身边的近侍便早已在请示了秦王之后,高声传请奏者进入宫门。

  传令兵不着痕迹的偷眼看了一下毫无转身意思的秦王政,确定眼前大臣的询问,实际上已经被秦王应允之后,这次躬身回应大臣的回应。

  面对一种义愤填膺的大臣叱问,传来士兵的回应却众位大臣骇然。”回大人!不仅我大秦边军已经遭遇不测,甚至就连赵国,魏国,楚国等王朝的边军都惨遭重创。被那两名无上强者的战斗余波,摧毁九成战力。”

  “换句话说,就是从现在起,除了燕国和齐国之外,包括我大秦王朝在内的其他帝州各大王朝之间的边境镇守,已然形同虚设。”说话的这位大臣,话音还未落下,已然变得失魂落魄。众位大臣以感同身受,心有戚戚焉。

  如今,远在韩国领土上的不归林附近,两名神祗的一场战斗终于令这些平日里,只以为大秦铁军举世无双的大秦臣子们,清楚地认识到,他们眼中的至强力量,恐怕只是一堆比其他蝼蚁更加强壮的蝼蚁,只是在蝼蚁的王国中沾沾自喜而已。

  “众位卿家,尔等就只有这样了吗?”倏然!就在众位大臣心思飞速陷入颓废深渊之时,耳中一声威严大喝陡然炸响,将他沉寂颓废的精神从那绝望的深渊中来了回来。

  “陛下!我等……我等……唉……”虽然被秦王一声大喝唤醒,但众位大臣在真正明白神祗的力量之后,却仍然难解心中颓然。本想张口辩解,却张了数次也说不出什么,最终所有心绪化为一声低叹就再也不愿做声。

  “哼!除非军心叵测,即便作战失败,寡人又何时无端惩戒过功勋累累之将?恒齮此人败得莫名,逃得更加莫名!如此,寡人如何不怒?”的确,本来按道理,恒齮所帅之部,虽然连番征战,是有可能成为疲惫之师。但连番征战的胜利,却能极大提高军队士气。

  “陛下,此事是否暗有隐情?否则以恒齮这般功勋卓著之将,何以会犯下如此糊涂的大错?”虽然知道秦王现在正处在怒头上,但恒齮毕竟是建立无数功勋难得良将,所谓千金易得一将难求。是以,有一心忠臣为国,不愿王朝无故失去一员良将之臣,硬着头皮试图为恒齮说上两句。

  “那陛下的意思是……”闻言,底下大臣其实心中已然得到答案,不过毕竟还属猜测,所有还需要秦王出言确定。

  “哼!传寡人谕令,即可通令全国,恒齮,及与恒齮一起潜逃将之获叛国重罪,罪及九族。同时派人缉拿恒齮等人归案,审讯其畏罪潜逃之由,责令其投案自首,否则祸及九族,徒增灭族之祸!”

  身影虽然看起来很是普通,亦没有武林中那些身怀奇能异术的侠士,那般由强大力量而自然产生的无形威势。但每次看到这个身影的时候,即便心性冰冷如胡亥这等,几乎不把任何存在放在眼里的狂傲之辈,也禁不住暗生一丝敬畏。

  说不清,道不明,仿佛天生如此,那道仿佛永远被对着胡亥的身影,只要一出现,胡亥就不由自主地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压抑。就好像,自己面前之人身影的一举一动,无时无刻都牵动的天地的脉动,只要对方稍有异动,自己可能下一刻就会飞回湮灭……

  “看来你已认罪!”稍后,仍不见胡亥辩解,秦王也不计较,但再次开口所言,却令胡亥一惊,不得不为自己开口辩解。遂迅速收敛了一下心中波动不休的情绪,极力令自己语气中的冷漠消减几分道\"灭韩国,我大秦借口堂皇;伐赵国,我大秦出师有名,但儿臣深知,父王心中抱负非是区区韩赵两国便能彰显,所以……”

  “为寡人分忧……”秦王游走于世界地图双的双眼微微一顿,突然隐现怒气道\"你之分忧方式,就是将数十万大秦军人无端葬送,将屡次率军出征,战功卓著,与王翦、杨端和攻邺,取赵九城,再取安阳。随后更是攻赵之平阳、武城,杀赵将扈辄,斩首赵军十万,在攻下赵之赤丽、宜安的恒齮将军逼至绝路吗?”

  “儿臣知错!”面对神色严厉的秦王,胡亥早已为此事编造了一个,表面上无懈可击的借口。虽然解释一番,仍然逃不了秦王的责备,但他有信心不如秦王的怒火灼伤了自己。所以,在面对眼前令他敬畏之心难消的秦王,他便直接干脆认错,毫不担心秦王的怒火会真正降临下来。

  然而,万般算计,千般谋划,等到见到秦王之后,胡亥才清醒的发现,原来自己的所有心思,早就被秦王看透。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