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爵战

第15章 计划序号

小说:爵战  作者:旅行的乔巴  更新时间:2021-12-14 02:11:52 

  法拉斯特帝国,帝都希斯亚,王族遗迹。

  整座遗迹依旧是一片死亡般的静谧,笼罩在宝石微弱的光芒里的巨大城堡没有丝毫被岁月磨损的样子,似乎时间停留在它最美丽的时刻,但它却只能被埋在这永不见天日的地底,即使光辉如何夺目,也终究是见不得阳光的亡灵。

爵战

  “四对四,这次的实验真是让人期待啊!”祭司望着眼前仿佛没有尽头的黑暗,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拥有能与疾风匹敌的速度,拥有两倍的第一使徒的力量,拥有虚无的幻灵兽,以及拥有隐藏之力的可怕的怪物。”

爵战

  “法拉斯特领域上新崛起的四个人,未来最强的四人,与前人比起来到底会怎么样呢?真是让人期待啊!”祭司舔了舔嘴唇,一副兴奋的样子,接着缓缓地闭上那红色的眼眸,他那完美的面容像是一张虚假的面具一样,接着从那包裹着身体的长袍中,一只纤细得仿佛女人般的手伸了出来,手指在空中虚幻的律动着,宛如弹奏着什么一样,而整座遗迹的地面,无数白光涌现出来,更准确的说是无数灵魂从地底涌现出来,“光靠现任的王爵和使徒可杀不死一号啊!让我来帮一帮。”

爵战

  话音刚落,祭司睁开眼睛,红色的光芒在黑暗里散发着诡异的感觉,他双手抬起,脸上是不可遏止的笑容,“沉睡于法拉斯特的亡灵啊,成为我的力量吧!”

  法拉斯特帝国,拉菲尔特,外围森林。

  听到昔拉的话,北天凌和落日天香都脸色大变,月尘没有兽灵倒是在他们的预料之内,但昔拉没有兽灵却是他们想不到,兽灵的存在对于双方的战斗力都是有着巨大的影响,甚至有些强大的兽灵足以和一些王爵相媲美,而更令他们感到无奈的是,他们之中也只有北天凌拥有兽灵,而对方四人都拥有兽灵,这样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打得过,拥有兽灵和没拥有兽灵之间是有巨大的差距的,尤其是当对方拥有高等级的兽灵时,那这样的差距就更加明显了。

  “昔拉,还真是让人惊讶啊!身为第一使徒的你竟然还没捕获灵兽成为你的兽灵。”北天凌苦笑着说到,他的手微微颤抖着,那是落日裂天那可怕的右臂造成的,经过刚刚短促的战斗,自己的手臂几乎被那可怕的力量震得麻痹,自己根本没有那样的力量可以和他对抗,即使是用灵装,自己也无法完全抵挡住落日裂天的攻击,何况此时他还释放出兽灵。

  “怎么会?四人的兽灵都一样的,而且都是高等级的硫蝠。”落日天香看着眼前的四只兽灵脸色瞬间苍白了下来,她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的兽灵竟然会完全一样,“不可能啊!我记得爷爷以前的兽灵不是硫蝠啊。”

  昔拉的话顿时让其他人脸色都变了变,这样的猜测的确是有可能,但却无法解决他们现在所处的困境。

  “我们逃吧!”落日天香紧咬着红唇低声说到,她原本娇艳的容颜此刻已经变得毫无血色。

  “其实天香说得对,我们先走,等弄清楚他们的身份后再和他们打也不迟啊!”昔拉看到北天凌的样子忙劝说到。

  “她说对,所以你们跟她走就好了。”北天凌没有丝毫犹豫的说到。

  “那你呢?”昔拉问。

  “我们面对的可是上代的两位王爵和使徒,而且疾风是历代第四王爵里速度最快的,就算月尘能在速度上跟他匹敌,可是如果月尘带着三个人跑,那我们肯定都跑不了,所以我留下来挡住他们,让月尘带着你们两个跑。”北天凌此时脸上带着在所不惜的决绝,他知道自己很可能会死,但他却不后悔。

  “照你这么说,应该是我最合适才对,你再强速度也没那么快,万一他们三个挡住你,然后让疾风来追我们,我们同样跑不了,所以应该我留下来,这样生存的几率比较大,我跑得快,他们打不到我,同时我也能用速度牵制他们,让你们能有时间可以逃走。”月尘笑了笑,年少英俊的面容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很清楚现在的困境,他甚至明白对于昔拉他们现在来说速度最快的他有多么重要,逃跑是他一直最擅长的,从小到大,他几乎每天都在逃跑中,被哥哥和姐姐追杀,让他一直都在逃跑,他不敢面对死亡,他害怕死亡,他不断的逃跑,最终也得不到任何人认可,所以他会跑出来,想要变强,想要得到所有人的认可,而他知道如果他在这里退缩的话,那在他身后的昔拉和落日天香都会死,“如果我在这里逃跑的话,那我的存在就将没有任何意义,我要证明我是强大,不惧怕死亡,甚至让别人畏惧我的存在。”月尘说着,眼神突然变得冰冷起来,血红的光芒渲染了琥珀色的眼睛,他身上散发着死亡的气息,将周围所有人笼罩了起来。

  而此时所有人脸上都充满了恐惧,因为他们看着月尘的身上,那庞大的虚幻般的黑色身影,像是被风撑起来的黑色的斗篷,没有脸,也看不见身体,除了从斗篷里伸出来的那只只有白骨的手,但却就是那只手让所有人此刻都不敢相信,那样的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月尘身上?

  而站在对面的四人却完全无法动弹,那强烈的死亡气息笼罩着他们,每个人的瞳孔都剧烈的颤动着,他们无法抗拒,甚至连此时在背后看着这一切的人都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都清楚的看到月尘身上浮现出来的巨大虚影,只要有灵魂的东西都会惧怕的存在,“死神”

  在糖果店的前面,阳光照射下,地面的血液已经凝结,像是一块晶莹的红色宝石一样,反射着光芒,映衬着此刻脸色苍白的维斯,他擦了擦嘴角的血液,表情却依旧没有变化,他平静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黑色的长袍在风中律动着,男人脸上同样是平静的表情,深蓝色的眼眸像是凝视着远方一样深邃,他的左脸上一道明显的伤疤,但却丝毫不影响他那英气逼人的脸庞,他没有说任何话,但身上所散发的压迫却让人无法透过气来,强大的灵力弥漫在空气里,维斯看着眼前的男人没有丝毫的恐惧,即使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对手。

  男人没有动,但空气里却传来了强烈的杀气,维斯几乎是一瞬间爆发了自己的灵力,他知道不是对方没有动手,而是太快,自己连对方是怎么动手的都不知道,空气突然数十道白光袭向维斯,而在白光出现的时候维斯的面前已经出现了一面圆形的盾牌,红色的盾牌上刻画着交错的五芒星,而当那白光撞上盾牌后便完全消失,而盾牌上的五芒星马上发出光芒,男人没有动,但身体却突然被无数的白光扯开。

  整个房间像是和外界隔绝开来的另一个空间一样,一面漆黑,一面绿光,十二道身影在绿光里平静的站着,他们表情各异,看着站在另外一边漆黑里的夏尔莉亚,站在最右边的男人站了出来,他表情平静,锋利的剑眉,仿佛刀削斧凿般的面容,他像是其他十一个人的代表一样,缓缓地踏出一步,却没有说任何话。

  “一号在计划里指的是第一王爵天赎。”站出来的男人低沉的声音说着。

  “这个……”男人的表情显得有些为难,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很抱歉,我们无法查到关于零号的任何资料。”

  “但是我们还是知道了一个重要的信息。”男人没有理会夏尔莉亚的话接着说到。

  为首的男人微微颌首,他脑海里刚刚收到一段信息,让他原本平静的面容有了一丝波动,他身上没有散发任何的灵力,但他身后的十一个人却都摒气凝神,他们同收到了那段信息。看到男人的样子,夏尔莉亚眉头微皱起来,“怎么啦?”

  “刚刚收到消息,北荒林中心地带有两个巨大的灵力在碰撞。”男人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天香,她的双手到底是什么?”昔拉很清楚落日天香会这样说肯定是因为对方的双手有什么问题。

  “那是一件有名的灵装。”落日天香警惕着周围,她很明白对方的力量,再加上那件灵装,实在是太危险了,“冰雪系列灵装-雪女的衣袖。”

  “应该不只是这样吧!如果只是因为是系列灵装,你反应也不会那么大吧!”北天凌知道就算对方拥有系列灵装并没有什么,要算起来,他们这边有三件系列灵装,根本不输给对方。

  “还有这样的灵装啊!那有这样的灵装的话我们不是很吃亏。”月尘眼巴巴的看着落日天香,像是想从天香嘴里听到事情的转变。

  夹层。

  “啊!”在这样的声音里醒来的昔拉刚睁开眼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她凭着微弱的烛光才看清在她对面的人是落日天香。

  法拉斯特帝国,帝都希斯亚,王族遗迹。

  空旷的遗迹变得干净了起来,城堡的楼台上,祭司没有再戴着诡异的骷髅面具,他俊美得仿佛天神般的脸此刻映在冷颜的瞳孔里,轮廓分明的面容,清澈明亮的眼眸,他看着冷颜,俯下身托着她的下巴,“你真是个用鲜血创造出来的艺术品,太美好了。”

  房间里,时间一点点的消磨着北天凌的耐心,他越发的焦虑起来,在这样狭窄而黑暗的环境里,之前的各种事情,自己王爵的死去,各种事情让他疑心越来越重,即使是帝国祭司他也不相信。

  “为什么?我们不是要在这里等到命令吗?”月尘一副事不关己悠闲的样子说到。

  “她们应该在这附近。这个夹层我也从来没有来过,看这个样子,应该是地底迷宫之类的地方。”北天凌停下来,周围尽是相同的墙壁和样子,像是他们一直在同一个地方徘徊一样。

  北天凌靠到墙壁上,他抬起右手按在墙壁上,他闭着眼睛,接着突然张开,一边的月尘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在前面的地方有异样的灵力波动,可能是昔拉和天香。”

  在天赎面前,一位美丽的女子如同樱花盛开着,她深蓝色的眼眸像是会说话一样,金黄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耀着,她晶莹如玉的手托着那颗红色的糖果,对着天赎微微一笑,倾城般美丽动人的容颜无可挑剔,像是一枚精致的宝石,没有任何瑕疵影响她此刻所绽放的美丽。

  “年年如此,你不放弃,我当然会来。”天赎温和的说,“不过今年我得快速的结束这场战斗。”天赎绅士的半躬身,对面的女人露出些许疑惑,“黛丽尔小姐,请原谅我必须这么做,因为我还有客人。”

  琥珀色的剑纹紧紧包裹着战蓝的身躯,完全的束缚令得战蓝身上的时间停止了流逝。

  “果然是这样吗?”

  “不过我不得不称赞你,作为一个使徒你的实力是我见过冷颜以来最好的一个。”阿布洛斯难得夸赞到,但是身影却依旧没有任何停滞,可怕的攻击接二连三的袭向鲁修斯。

  “你已经没有胜算了。”鲁修斯十分肯定的说到。

  “是吗?”阿布洛斯身影闪动,随即带着虹曲直刺鲁修斯的心脏,“那就让我死在你面前啊!”

  “你到底做了什么?”阿布洛斯紧咬着牙,愤怒的看着鲁修斯说。

  “你封住了我一条经脉。”阿布洛斯看着鲁修斯怒目说到,随即大吼一声,身上的灵力顿时如潮水般涌出,而被鲁修斯封住的那条经脉也瞬间被冲开。

  “这也太奇妙了吧!”月尘惊呼道,他看着头顶夜空的美丽和星星的闪烁不禁感叹道,“这座森林可以改变时间吗?”

  “我们穿越这座亡灵森林,就可以到达厄洛斯的边境。”特里斯说到,虽然他是使徒,但是他还是很担心那些家伙会出现。

  而在下一秒,无数的黑影出现,特里斯脸色苍白,嘴里缓缓吐出,“亡灵斗士”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