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爵战

第17章 荒诞

小说:爵战  作者:旅行的乔巴  更新时间:2021-12-14 02:11:38 

  “那还不是因为……”落日天香刚想说是因为月尘却马上被昔拉和北天凌阻止了。

爵战

  “天香。”昔拉和北天凌都很清楚月尘并不知道自己拥有的那股力量,所以这也不能怪月尘,如果告诉他是因为他们才会这样,那他一定会很自责的。

爵战

  “你们干嘛啊!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一样。”月尘看着昔拉和北天凌怀疑的说。

爵战

  “没有啦,我们还是想想眼前的麻烦吧!”北天凌站起来,看着对面已经恢复过来的四个人,眼神瞬间变得锋利起来。

  “刚刚的方法是绝对不能用的,你们以为我们会让你们谁留下来,我们独自跑吗?”昔拉坚定的说着,但其实并不是她有办法能解决眼前的麻烦,而是她感觉到一股熟悉的灵力,但是她不知道会是敌人还是朋友。

  “第三个办法?”昔拉疑惑的问。

  看着两人坚定的背影,昔拉和落日天香刚想说什么,却都说不出口,他们知道那是月尘和北天凌的决定,如果自己不成全他们,那就是对他们的觉悟抹黑。

  但下一秒,四人却一动不动,他们的眼里定格在眼前,上代的两位王爵和两位使徒的中间,一个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红色长发仿佛血般披在男人的身上,他绿色的眼睛像是在微笑一般,而在他头上,四只兽灵迅速的聚拢过去,两位王爵和两位使徒也同时向他攻击,面对这可怕的攻击,站在对面的月尘迅速大喊到,“小心。”

  但男人却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完全没有理会周围朝他而来的攻击,表情依旧像是一片湖水般平静,他微微地扯动着嘴角,接着轻轻地抬起右手,手指在空气里律动着,优雅而迷人,空气甚至能清晰的看到仿佛游丝般的灵力,随之男人的手指的律动不断的出现。

  而在下一瞬间,所有的攻击都化为乌有,没有人看到是发生了什么事,但除了昔拉外,其他三人都露出惊讶的表情,四只兽灵化成四股绿色的烟消失,而上代的两位王爵和两位使徒的尸体已经被荆棘刺穿,鲜红的血液撒了一地,却没有一滴沾染在男人黑色长袍上,他天使般的面容没有任何杀戮气息,仿佛刚刚的杀死四个人的并不是他一样。

  昔拉咬了咬娇嫩的嘴唇,她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她想起之前白银卫士传递来的信息,以及爵杀令所针对的人,她抬起头看着眼前那仿佛天神般的男人,“他是我的王爵,第一王爵天赎。”

  绿色的树木占据了整座城的三分之二,各种商店酒馆和民房楼宇隐匿其中,除了那巨大的城楼和城门外,外面几乎只能看到一片绿色。

  而在城里一棵高大的树上,许多房子以树身为基础建在上面,而在树的顶端的右侧,一栋不为人知的楼宇隐藏在树叶中,楼宇的外墙全是绿色的,而四面都没有门,甚至连一扇窗也没有,没有人知道芙尔西城里有这样一栋奇怪的楼宇,但此时却有人来到这栋楼宇前。

  夏尔莉亚轻轻地抬起手,伸进那红色的光芒里,接着整个人便完全消失了。

  一片漆黑,连一丝光芒也没有,冰冷却充满生命的气息,“无尽的延伸,探究更深的秘密,正是树根存在的意义。”

  “夏尔莉亚大人,您来了。”十二个声音在黑暗里响了起来。

  “无双夜以为免去我使用树根的权力就能阻止我对帝国秘密的深究,树根可是我一手建立的,留给帝国的不过是一个躯壳,真正的树根靠的是你们十二个人的存在。”夏尔莉亚红色的眼眸在黑暗里像是两个红色的宝石一样,而周围渐渐亮起绿色的光芒,光芒中十二个黑色的影子被拉长着贴夏尔莉亚前面的地上,“十二使徒,整个法拉斯特领域上最强的十二个使徒。”

  “你们的存在是不为人知的,这样才能更好的收集我需要的秘密。”

  “是”十二个声音没有任何感情的回答到。

  夏尔莉亚妖魅的笑着,脸上充满了好奇和期待,“现在祭司已经开始计划了,我想知道其中的序号代表着什么?”

  无双夜抬起手,哐铛一声,两枚贝克币掉到老板的面前,无双夜笑了笑,“请务必帮我找一间房间。”

  房间不是很大,简单的摆设着一着东西,中间一张木制的床,无双夜脱下他的兽皮外衣,露出里面华贵的长袍,他走到窗前,窗外已经开始飘落细雪,冰冷的风灌进房间里,拉起无双夜的长袍,他的表情像是被冰雪凝固一般,“为什么现在发布爵杀令?那家伙想提前计划吗?”

  “那是小狗吗?他用两条腿站着诶!”北天凌突然说。

  “护护,你太厉害了,不愧是我的兽灵啊!”月尘马上抱起护护,用脸蹭着护护的毛得意的说。

  “是是,你是四大圣灵兽,那也是我第四王爵月尘的兽灵啊。”月尘得意说着,护护的身影也随之消失进月尘的影子。

  “我想问的是,法拉斯特帝国的祭司什么时候要由厄洛斯帝国的王爵来做的。”一边的冷颜脸上依旧凝结一层冰霜,低沉的声音像是宣告死亡的沉默钟声般在祭司的心里响了起来。

  “这个问题,你之后会知道的,你只要清楚,我是和无双夜合作的就可以了。”祭司对上阿布洛斯的眼神,即使是无双夜也没能让他产生这样的感觉,森冷嗜血的杀戮气息,他想如果没有一号的存在,那最可怕的王爵绝对是阿布洛斯。

  “不,我代表的并不是厄洛斯帝国,我代表的只是我自己。”祭司优雅地抬起手,仿佛一位天神一般,他那精雕细琢般的面孔在微弱的宝石光芒映衬下显得更加的迷人,“我只是希望能与你合作,当然如果你想走,我自问也没办法拦住你们两个。”

  “相信你们也知道第五王爵吧!曾经在大陆上最强大的存在。”祭司扬起嘴角露出那美好的笑容。

  “我要你去带四个人回来,现在他们正往这边赶来的路上。”祭司说着脸上露出期待的表情,而眼前的阿布洛斯和冷颜已经消失,气息完全消失在遗迹里。

  “拜托你们,让我清闲一点吧!最近法拉斯特帝国可是很不安分的,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呢。”斯特恩诉苦道。

  “实力强大的哪个是正常的。”斯特恩笑道。

  “现在大陆风云变幻,各大势力的强者都是出现了,帝国也好联盟也好,都有各自的计划,我想不久战争也会爆发的。”杰斯莉坐在地上悠闲的说到。

  “哎呀,都是些不得了的家伙啊!”斯特恩笑了笑说到,“现在看来帝国排名里,艾里斯特帝国也最为可怕的。”

  “除了天草之外,收集其他的强者灵装,兽灵和爵技等信息。”斯特恩挥了挥手说到。

  “这种事情我早在一个月前就开始办了。”听到斯特恩的话,杰斯莉说到。

  “哦,你还挺有效率的嘛,那你现在应该都知道了吧!跟我说说。”斯特恩笑了笑好奇的说到。

  “不会吧!凭借你的情报机构鬼魂竟然才找到一半不到。”听到杰斯莉的话,斯特恩惊讶的说到。

  “我是认识天草,不过关于这些我是一点也不知道的。”杰斯莉摇了摇回答道。

  “为什么?难道你没见到过他战斗吗?上次他被两个第一王爵围攻的时候你不是在一边看着吗?”斯特恩疑惑的问到,照道理来说杰斯莉应该是至少知道一个的才对啊。

  “对啊,我看过几百株的幽冥兰呢。”小哀点了点头说到。

  “就在黄泉冢啊!”小哀说到,“对了,你去了黄泉冢的时候我都没有机会带你去,你整天都在修炼。”

  “对啊,那里有一个幽冥兰之园,你刚刚说到幽冥兰的时候我才想起来的。”小哀笑了笑说到。

  “那厄洛斯帝国肯定是没有发现那个,而且幽冥兰在外界也应该是绝种了的,只是黄泉冢这样隐秘的地方,恐怕只有姬天圣大叔知道了,所以厄洛斯帝国也就以为只有一株了。”月尘想了想说到,他想如果有那么多的话,那厄洛斯帝国肯定不糊放过这个机会的。

  帝都瑞菲特是狂欢之都,外面现在都是各种欢快的活动在举办着,而龙雪就穿梭在人群中收集各种情报,并且利用爵影联盟的情报机构进行更多情报的收集,只要找到那株幽冥兰准确的位置,那他们就可以马上行动了。

  夜幕渐渐降临,到了吃晚饭的时候龙雪才回来,四人马上吃完饭,便是一起聚集在月尘的房间里,准备说说龙雪的情报和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恩,已经找到那株幽冥兰的位置了。”龙雪点了点头说到,“并且还找了其他的一些情报,相信对于爵影联盟来说也有好处。”

  “几年前,厄洛斯帝国第一王爵冰绝背叛了厄洛斯帝国,将十位圣灵王爵的尸体偷走,在一年前,厄洛斯帝国终于采取了行动,派了四大王爵出动,准备杀了冰绝,并且夺回那些尸体,而战斗也是发生了,法拉斯特帝国这边派出了两个第一王爵和一个第二王爵,当时战斗十分的激烈,但是占据优势的是厄洛斯帝国这边,可是战斗却在中途结束了。”龙雪说到。

  “那也就是现在法拉斯特帝国的第一王爵咯!”月尘想了想现在的法拉斯特帝国的第一王爵好像就是叫做阿布洛斯。

  “那为什么那场战斗会突然结束呢?”小哀好奇的问到。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