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爵战

第3章 诱冥镜

小说:爵战  作者:旅行的乔巴  更新时间:2021-12-14 02:11:12 

  “那到底是……”伽赫刚想说什么就突然感觉脚下的树木传来强烈的杀意,接着在两人跳上天空的瞬间,脚下的树木突出了无数尖锐的刺。

  “你是谁?”卡斯特刚刚还平静的脸现在已经笼罩着一层杀气,强大的灵力翻涌着把身上的黑色长袍吹得翻飞。

  而卡斯特的恐惧并不是因为眼前的少年仅用了一招就杀死了自己的使徒,而是少年随后的一句话,“我是第五使徒,诫。”

  “哟,这不是落日家族的变态大小姐吗?”北天凌一脸邪邪的笑容,衬托着他英俊的脸庞。

爵战

  “你是迷路了逛到帝都?还是被人贩子拐来卖身的啊?”北天凌不羁的笑了笑说到。

爵战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完全没有理会一边脸色越发不好的白银卫士。

爵战

  “我说,这里是帝都皇宫的入口,你们要吵去别的地方吵,别……”那个白银卫士显然没有听到落日和北天两个家族,话还没说完就被两人的声音打断。

  “闭嘴!”两人同时吼到。

  “喂,你也是被召集来的吧!”北天凌看着身边的落日天香,身为第二使徒被召集来是当然的事。

  “关你什么事?我迟早把你杀了,你根本不配做第三使徒。”落日天香一贯强硬的语气说到。

  听到第三使徒,所有的白银卫士的脸上都带着惊恐。

  “看来下位王爵的你不知道啊!那段历史恐怕被刻意的隐藏起来了,但现在即将被打开,而你,将成为第一个祭品。”诫脸上挂着笑容,少年时英气的面容表露无遗。

  “意思就是……”诫脸上不羁的笑容瞬间凝固,“你去冥土种你的树吧!”

  “你以为我谁,我可是第四王爵!”卡斯特大吼到,身上灵力一震,刚袭向卡斯特的荆棘瞬间粉碎,接着从卡斯特的影子里,一只巨大的猿猴手伸了出来。

  “你是见证我童年生活唯一活下来的。”月尘感慨到。

  卡斯特的瞳孔放大,接着看到诫的右手以无法闪躲的速度袭向自己的胸口,那只巨大的白色猿猴显然没有那样的速度来得及冲过来保护卡斯特。一阵爆炸,强大的气流向四周涌动,扬起的烟雾瞬间弥漫了四周,平静下来后便能听到诫轻轻的笑声,接着烟雾消散后,诫愣了一下,看着眼前挡住自己右手攻击的巨大银色剑身笑了笑,“终于使出来了啊!第四王爵的灵装。”

  银色的巨剑以极快的速度砍向诫的肩膀,但卡斯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刚刚的冷静了,想到自己身为第四王爵,面对一个使徒,自己不仅兽灵,连灵装都用了出来,可对方却仍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难道身为王爵的自己连个来路不明的使徒都打不过吗?“不可能!我不相信!”

  “灵力斩击吗。”诫右手向下一挥,一排厚重木头从地面破土而出,但马上被卡斯特白色的灵力斩击撕碎,“光靠这样挡不住啊!”诫露出为难的表情,但马上脸色大变,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卡斯特已经来到诫的身后,手里银色的巨剑横向砍过来,而眼前则是势不可挡的灵力斩击,面对逼近自己的双重攻击,诫脸色恢复平静,接着轻轻地叹了口气,一脸无奈的表情,“哎!真是没办法啊!”

  就在卡斯特的攻击即将碰到诫时,空气里一阵强烈的灵力涌动,接着“嗖”的一声,而一边的月尘,眼睛只看到卡斯特整个人瞬间飞出去的画面,以及突然在耳朵响的树木轰然倒下的声音。

  听到灵装两个字,卡斯特的眼睛立刻定格在悬浮在诫前后的那两面圆形的镜子,接着瞳孔突然颤抖了起来,脸上满是是恐惧之色,嘴里缓缓地吐出三个字,“诱冥镜”

  两人互不相让,目光在空气里碰撞,谁都想证明自己手上的才是真正的森罗万象系列灵装-双极。

  “我难道还怕你吗。”落日天香也不甘示弱,运起灵力压向北天凌,黑光和白光互相在空气里对抗着。

  一边的北天凌和落日天香都停了下来,当他们看到昔拉仅仅只是挥了挥手就将两大使徒的力量抵消掉时,两人心里都是一阵恐惧,这就是第一使徒力量吗?太可怕了,而且他们都知道彼此都是看不出昔拉真正实力,虽说第一使徒本就是最强的使徒,但也不用强成这样吧!

  看到这,一边的落日天香鄙夷看了北天凌一眼,接着不屑的挥了挥衣袖走开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在身体里,会不会不小心弄伤自己啊,你想想那么锋利的剑……”月尘一脸担忧的说,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北天凌和落日天香充满疑惑的声音,“他真的是第四王爵吗?”

  “嘻嘻,虽然月尘对于很多事情都不懂,但他将来可能不只是第四王爵哦!”昔拉笑着说,她很清楚,以月尘的力量,将来一定不可能只屈居于第四王爵这样低位的王爵,或许他现在什么都不懂,也可能连最下位的使徒也打不过,但假以时日,他必定会成为人人畏惧的存在。

  于是,两个人再次开始没完没了的争吵……

  “又来了,这已经是第几次了啊!”月尘一脸无奈的说,这一路走来整座森林都是他们两个人的声音,害月尘以为自己见鬼了,走到哪都能听到那两个声音。

  “我们已经走了很久,已经很接近森林中心了,我们要不要绕过中心到对面去啊?”看着森林不远处矗立着的巨树落日天香突然说到。

  “恩,我也这样想,我们绕过……”昔拉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有一股强大的灵力从身后传来,而就在昔拉猛然转过身时,那股灵力却突然消失,昔拉明显感觉到那股灵力出现在自己的身后,但却突然消失了,而等到昔拉疑惑的缓缓转过身时,所有人此刻都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女人露出不同的表情,蓝色如瀑的长发柔软的散在女人的身上,红色如血的眼眸闪烁着妖魅般的美丽,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显得更加动人,黑色的轻纱若有若无的遮掩着女人诱人的身体,那温润的嘴唇拉扯着微微的笑容,而纤细的手指在空气里轻轻地如同弹琴般律动着。

  “我们只能祈求神帮助我们,让我们能成功,在这里沉睡的法拉斯特无数的亡灵,请帮我们封印这个恶魔吧!”祭司双手交叉在胸前,闭着眼睛祈祷着。

  在法拉斯特帝国三位王爵身后的是跟随他们的三位使徒,在灰木身后的美丽女孩,她脸上带着蔑视一切的笑颜,娇艳的面容像玫瑰般迷人,黑色的纱裙包裹着她诱人的身体,她是第二使徒夏尔莉亚,而在她两边的两个少年,他们身上都散发着凛冽的气息,灵力外放,像是都感觉到暴风雨来临一般。

  黑色的长袍像是一团雾气笼罩在阿布洛斯的身上,他深邃的黑色瞳仁像黑色的宝石般镶崁在眼洞里,黑色的头发散乱在身上,沾着些微的腥红血液,整个人仿佛一个杀戮的魔法师一样。

  三个使徒都马上使用出兽灵,但身后的影子里三股灵力刚要涌现出来,无双夜却突然喊到,“小心!”

  而在她面前,冷颜静静的站着,她的双手变得如冰雪般晶莹,那水晶般的冰延伸成一个衣袖,而她冰冷的眼神看着夏尔莉亚,没有任何的感情,也没有任何停顿,那黑色的身影夹杂着冰冷的白光迅速朝夏尔莉亚而去。

  无双夜已经隐约感觉到自己还是低估了阿布洛斯的力量,本来他已经准备用出自己最大的力量,再加上三位王爵,那样就算杀不死他也能封印住他。但此时看到阿布洛斯的力量后,无双夜已经皱起眉头,只是眼前这元素控制,就不是能轻易挡得住的。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灰木和落日裂天身体停滞了下,那本来毁天灭地般的攻击瞬间失去了气势,而这时无双夜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要被影响了,就算是十圣剑又怎么样,不过是曾经的传说而已。”

  “不愧是第二王爵。灰木,你的强大已经超过了许多代的第二王爵,可惜你只是第二王爵,也永远只能是第二王爵。”阿布洛斯看着站在天堂头上仿佛战神般的灰木,他黑色的眼睛涌出血色,身影迅速朝空中的天堂冲去,手中的虹曲在空中拉出一道七色的光。

  而另一边,冷颜静静的站着,她那冰雪的衣袖散发着森然的寒气,而在他周围,无数黑色的身影不断蹿动着,每道身影都带着一点冷洌的银光迅速袭向冷颜。

  疾风带着急促的呼吸,他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身体想要动,却完全没有办法,冷颜的灵力此刻展现出压倒性的力量,那强大的灵力,让疾风完全无法动弹,气血在体内汹涌乱窜,让疾风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你怎么怎么快就回来了?月尘呢?”得知小哀等人已经回来了,魔影也是马上联系了龙腾和双子军师,他显得有些难以置信,他怎么也不相信月尘可以怎么快就抢到魔爵熔岩,所以他更加愿意相信月尘是失败了,然后回来的。

  “他没有和你们在一起吗?”魔影有些疑惑道。

  “其实我们也不确定月尘是否抢到了魔爵熔岩,因为当时和他一起被黛莉尔的爵技空间转移走的还有另外一个人,不过我们不知道是谁。”龙雪想了想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有确定月尘真的抢走了魔爵熔岩,因为当时北天凌也一起被空间转移了过去,但是龙雪他们并不认识北天凌,所以也不知道战斗最后月尘到底拿到了魔爵熔岩没有。

  “你输了?”听到龙雪的话,再看着龙雪那难看的脸色,魔影也可是猜出龙雪一定是输了,不过龙雪输了倒是没有让魔影觉得有什么好惊讶的,毕竟龙雪虽然天赋不错,但是现在的水平也就是第二王爵的水平而已,月尘是姬天圣的弟子,有这样的实力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但是在下一秒,龙雪的话,让魔影和在场的人却是脸色难看了不少,“你也尽力的,想必他也是勉强打败你吧!”

  “昔拉和天香身上的伤是因为被强行植入了爵技,而她们本身都各自有着一个爵技,因此两个爵技无法共存导致的伤害。”魔夜对月尘解释道。

  “一边去,我才不要和你一起呢!”听到天澈的话,天香不屑的说到。

  “我现在的实力可是很强大的,不过爵影联盟也是不错的去处,如果你能在那边给我某个好地方的话,那我去也可以。”被月尘这么一问,天香也是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回答到。

  “那是一定的,你和昔拉这样的实力,在爵影联盟里肯定能够受到极高的待遇的。”月尘笑了笑说到。

  “恩恩,在那之前,小子,你答应我的事情也要兑现了吧!”看着月尘魔夜笑了笑说到。

  “你这家伙啊!”听到月尘的话,魔夜也是很无奈,不过为了那五分之一的魔爵熔岩,魔夜也不在乎说说一个故事,“那我就跟你们说说吧!”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