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爵战

第14章 怪物

小说:爵战  作者:旅行的乔巴  更新时间:2021-12-14 02:10:35 

  法拉斯特帝国,甜蜜谷,罗林镇。

爵战

  有些破旧的糖果店里,木质的房子和阁楼给人童话般的感觉,站在柜台处的樱此刻的恐惧已经无法形容,她微微颤抖的瞳孔看着眼前的诺亚,仅仅两年就从第四王爵成为第一王爵,这不是努力就能达到的,他本身就是可怕的怪物才可以。

爵战

  樱愣住了,她没有想到诺亚竟然会为了她两年前开的一句玩笑而为了自己努力的成为第一王爵,她愣愣的看眼前有着英俊邪气的脸庞的诺亚,此刻她心里奇怪的感觉顿时涌现,让她完全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

  “如果是真的,那我们就麻烦了。”北天凌皱起眉头,虽然他从没见过落日天香的爷爷,但那圣拳之名他却早就听说过,曾经法拉斯特帝国强大的王爵,刚刚的一拳就足以证明那强大的力量和可怕的存在。

  “为什么?她爷爷到底是……?”昔拉忙问到,虽然她已经隐约感觉到事情的麻烦,但由始至终那白发男人都没有散发出任何强大的灵力波动,所以根本无法判断出他的强弱,反而是在他身边的另外的三个人,却有一个散发着王爵级别的灵力波动。

爵战

  “什么?”北天凌一脸吃惊,他没有想到眼前的人竟然有两个是上代的王爵,而且都是已经死了的。

  “天香,昔拉。”月尘反应过来时已经看到天香和昔拉纷纷被打飞出去,身上的灵力一运,月尘瞬间已经来到昔拉身边,“你没事吧!”

  而刚想移动到落日天香那去的北天凌眼神突然改变,灵力爆发,手里的极昼白光怒放开来,紧接着迎上落日裂天右拳,砰的一声,在巨大的灵力碰撞下,两人同时后退了几步,但当北天凌看到落日裂天的手时,不禁充满了恐惧,他手上的那把巨剑极昼砍在落日裂天的手上竟然没给他留下任何伤痕,而反而让自己的手感觉一阵麻痹,这样的力量太可怕了。

  “什么意思?”北天凌转过头看着落日天香问到。

  “……”月尘马上转换态度,“极限融合,不会吧!竟然是极限融合,真的是极限融合吗?那个传说中的极限融合吗?”月尘张大了嘴巴,一副惊讶的样子说到。

  “真是可怕,他竟然能在速度上和疾风匹敌。”落日天香是第一次看到月尘战斗,不禁一脸惊讶,她没有想到月尘的速度竟然那么快,“疾风可是历代第四王爵中速度最快的。”

  紧接着刚刚冲向落日天香的两个人动作突然停了下来,而原本两人空洞的眼神此刻却充满了恐惧。

  “赶上了。”昔拉松了口气看着眼前的两个停滞了动作的使徒。

  “诅咒?”落日天香看着昔拉手里那诡异的娃娃,微皱起眉头。

  “我的灵装是诅咒系列灵装爱丽丝的咒怨,他们现在中了我的诅咒,被幻象控制,看到自己最害怕的东西。”昔拉看着落日天香眼前的两个使徒,其实如果不是他们当时一心想攻击落日天香,那她也没有那么容易就用灵装攻击到他们,毕竟是上代的第三和第四使徒,力量也没有那么弱。

  “天香,你还不说,你希望北天凌被杀死吗?”昔拉焦急的说到,虽然北天凌和落日天香一直在吵架,但其实她知道,两人都比任何人在乎对方的存在。

  “因为这个爵技,我爷爷几乎是不死的存在,因为除了大脑以外,其他任何身体组织器官就算是毁灭了,他也能用极限融合,将其他生物融进自己的身体,成为自己的身体。而当初我爷爷的身体经受了各种伤害,到最后完全是灵兽的各种躯体组成的。”落日天香说到这其他人都明白为什么落日裂天能拥有那么厉害的身体。

  “你只能攻击他的头部,否则是无法杀了他的,但他不会那么轻易让你攻击的,他的爵技是他的盾,而他的右手是他的矛。”落日天香继续解释到。

  “他的右手到底是什么啊?”北天凌很清楚,从一开始到现在,他都觉得落日裂天虽然身体其他部位也很坚硬,但至少自己能让其受到伤害,但唯独那只右手自己完全无法让它受到伤害。

  “月尘,你没事吧!”昔拉看到月尘的样子忙问到,但她马上看到月尘手臂上的伤口快速愈合,瞬间血就止住了,月尘的脸色也好了很多,拥有王爵之力也让得他能持久的施展那速度,而且随着学会灵力的运用,他也懂得一些修复伤害的方法。

  “我怎么知道,反正我手上的剑和我的灵力相感应,我相信这就是双极。”北天凌握着手里的剑,感觉和自己的灵力相互呼应着,好像有生命一样。

  “我的才是双极。”落日天香挥了挥手里的剑,一瞬间竟然一道黑光不断的分成数十道斩击将一块巨大的岩石瞬间化为粉末。

  “我的才是双极。”北天凌拔出地上的剑,表情坚决的说。

  “你们两个不要争了,或许双极本来就是两把剑的,所以你们的王爵才会同时叫你们来拿啊。”昔拉换成甜甜的笑容说到,看到现在可爱的她,谁都不会想到她是刚刚仅一挥手就化解掉两大使徒力量的人。除了一边的月尘外,北天凌和落日天香都一脸疑惑的说,“这是谁?”而月尘已经开始慢慢习惯昔拉这种反复无常的样子了,一个对自己下毒,还一副无辜表情的说我忘了是下什么毒了,这样的事月尘绝对终生难忘,看到这一幕月尘也只得苦笑一下。

  “你是说,双极指的是两件灵装。”北天凌说着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剑又看向落日天香手里的剑,两把剑的确都是拥有强大力量的灵装,但这可能吗?以一件灵装存在,又分解成两件。

  “恩,应该是这样。”昔拉说。

  “月尘,那我们继续帮你找灵装,找到我们再出去吧!”北天凌看着月尘笑了笑说到,脸上像是大哥哥般的笑容,和刚刚面对落日天香的那种表情完全是两个人。

  “那两把剑真的好酷啊!”

  “嘻嘻,虽然月尘对于很多事情都不懂,但他将来可能不只是第四王爵哦!”昔拉笑着说,她很清楚,以月尘的力量,将来一定不可能只屈居于第四王爵这样低位的王爵,或许他现在什么都不懂,也可能连最下位的使徒也打不过,但假以时日,他必定会成为人人畏惧的存在。

  “恩,我也这样想,我们绕过……”昔拉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有一股强大的灵力从身后传来,而就在昔拉猛然转过身时,那股灵力却突然消失,昔拉明显感觉到那股灵力出现在自己的身后,但却突然消失了,而等到昔拉疑惑的缓缓转过身时,所有人此刻都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女人露出不同的表情,蓝色如瀑的长发柔软的散在女人的身上,红色如血的眼眸闪烁着妖魅般的美丽,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显得更加动人,黑色的轻纱若有若无的遮掩着女人诱人的身体,那温润的嘴唇拉扯着微微的笑容,而纤细的手指在空气里轻轻地如同弹琴般律动着。

  “我没有开玩笑。”姬天圣肯定的说到,即使是一边的哀对于父亲这样的决定也是一脸惊愕,哀很清楚,他父亲年轻的时候追求强大,好不容易成为了雄霸一方的强者,爵影联盟的盟主更是他强者的证明,为什么他现在却要让月尘做呢?虽然她知道月尘的天赋十分的好,但是要月尘当盟主,联盟里恐怕没有人会答应的,毕竟月尘在大陆上还没有什么大作为,名声就无法让他得到其他人的认同。

  “可是大叔,我怎么能够跟你比,我连打赢哀都花了半年的时间,要打赢你都不知道要花几十年的时间修炼,怎么有那个实力可以当盟主啊!”虽然平时自己很自信,并且月尘也相信自己的努力和天赋,但是眼前的事情却没有那么简单,不是说靠努力和天赋就可以的。

  “好。”听到月尘的话,姬天圣相信自己绝对没有看错人,月尘并不是那种因为天赋极高而品性败坏的人,“有了你这些话我就放心了。”

  “可是大叔……我……”月尘本想跟姬天圣说现在的他还难以胜任这样的一个位置,但等他日他在大陆闯出名堂之后必定会接受姬天圣的好意的,但是话还没有说出口便是被姬天圣打断了。

  “那大叔爵影联盟的事情你真打算让我当盟主吗?”月尘有些为难的说到,他对于这个大陆了解甚少,一心只想变强,对于领导的东西他可不擅长。

  “什么?怎么可能?”一边的哀惊呼出声,对于月尘的灵力她并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月尘天赋极高,现在姬天圣这样一说,她也是吓了一跳,月尘最多也就修炼一年的时间,怎么可能达到第一王爵的水平,就算天赋再怎么优越也……

  “这一点就是我要跟月尘说的了。”姬天圣也明白这样简单说,眼前的两个孩子肯定都是无法理解的。

  姬天圣解释道。

  “竟然是神之手系列的灵装和守护!”闻言,一边的哀都是惊讶道,她没有想到月尘竟然会拥有怎么厉害的兽灵和灵装。

  “很厉害吗?”月尘对于这些丝毫没有概念,他就觉得护护是一只不正常的小狗,自己的手套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手套了。

  帕洛蒂斯帝国,奇洛斯城,皇宫。

  斯特恩的脸色死死的,看着杰斯莉他说不出丝毫的话来,他难以相信杰斯莉刚刚所说的话,虽然他知道天草是大陆最强的人,但是在斯特恩的眼里,没人任何的强者是无敌的,他们一定会有弱点,或者双拳难敌众手,在他看来,就算是天草很强大,能够打败两个第一王爵,但是至少也需要付出一些代价,或者说他需要用尽自己的手段。

  “他是战斗中受伤的,被爵影联盟的老盟主姬天圣所伤。”杰斯莉回答道。

  “看来姬天圣也是一个怪物,不过他已经退下来了,现在爵影联盟不是有了新的盟主吗?”斯特恩坐了下去,继续喝起酒来。

  “谁知道那新的盟主会不会也是一个怪物呢,毕竟他可是姬天圣唯一的徒弟。”杰斯莉笑了笑说到。

  “是啊,我们昨天还玩了不到这座城的十分之一,我听说皇宫那边很好玩呢。”昔拉笑了笑说到。

  “那我们今天就去皇宫那边玩吧!”小哀也很开心,第一次出来就来到怎么漂亮的地方,她也还从来没有见过皇宫是什么样子的。

  “看来他们就是陛下说的神秘强者,情报中好像还没有查出他们是谁?”莉莉自言自语道,但是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说得很大声的。

  结完帐后,莉莉便是走过月尘他们身边,然后朝着门外走去,她心里想着月尘他们果然没有发现,可是刚刚迈出门口,整个人却是摔到了地上。

  但是月尘他们却丝毫不在乎莉莉,因为在他们看来,莉莉并不是一个高明的跟踪狂,而且那笨拙的样子也足以说明她对于他们并没有什么威胁。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