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绝品伴读医妃

第五章 可以请我吃一顿红烧肉吗?

小说:绝品伴读医妃  作者:达达  更新时间:2021-12-12 19:35:02 

  “回答得很好,以后你便留在本王的寝殿里面做事。”祁宿说道。

绝品伴读医妃

  苏子归抬头看他,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绿意心中还在惊叹,祁宿的目光转到她身上变得锋利,“绿意,你做错了事儿不但不承认,反而还嫁祸给初入王府苏子归,该当何罪?”

  一句话把绿意的神思拉扯了回来,绿意忙不迭的磕头,“绿意知罪,绿意知罪。请王爷饶恕,绿意以后再也不敢了。”

  这……究竟发生了什么?

  可祁宿既然吩咐了,他又没有不照做的道理。张管家连连点头答应,“是,王爷。老奴马上就去办。”

绝品伴读医妃

  去哪儿?苏子归不解。但还是随着祁宿一起进了内殿。

绝品伴读医妃

  “子归,添一盏灯。”祁宿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那卷书。

  茶水上面漂浮着一片恰似柳叶的东西,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她没来得及去理会手上的疼痛,目光正对着祁宿充满愤怒的双眼,“王爷,那茶有毒!”

  祁宿被她这一语惊住,不由自主的看向被弄翻倾撒在地的茶水,沉香木制的地板已经黑了一大片。

  不错,要鉴别那是不是鸩叶的最好办法就是用沉香去试,要是沉香变黑了,那绝对就是鸩叶!

  恰好祁宿寝殿内的地面铺的就是沉香木。

  苏子归和祁宿同时看向了那边。

  刚才还好端端的人,怎么忽然就断气了?

  难道是不小心咬破的毒药?

  “拖下去,别叫消息传出府去。”

  “苏子归。”祁宿突然开口叫他。

  “王爷有什么吩咐?”苏子归问道。

  这样的要求,不过分吧?

  女子不置可否,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就是翠浓?”

  “这怡红院里能将红衣穿的如此绝美的女子,除了翠浓姑娘不做第二人想。”苏子归真诚的说道。

  这翠浓姑娘虽然名字里带个翠字,却独爱红衣。

  突然他眼里露出得意的笑,转而气愤道:“这丫头竟然敢抢主子的客人。刚才我坐在这里,她一进来看到我便向我投怀送抱,我不应,还想要坐在我怀里,我被逼的没有办法,才退到了那个角落里,真是气煞人了。”

  紫凝正想说话,便听到那翠浓又道:“别以为我和你家那个故作清高的主子一样傻,你自己在外面做的什么事我心里都有数,想必你自己也有数,但是如果你不犯到我的手里,我便给你条活路不说出去,若是你不知好歹要往我刀口上撞,那我便将你做的事情全都抖出去,看到时候你和你主子还能逍遥几时!”

  紫凝立刻冲了出去,走到拐弯处停下步子,狠毒的看着红如院,道:“我必让你生不如死!”

  这时,翠浓不紧不慢道:“你和这黛筠和她的丫鬟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被他们卖到青楼来?”

  笑吟吟道:“是不是黛筠授意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是紫凝将你在外面带回来卖给红姨的,至于这黛筠嘛,肯定是知道有这回事的,但是参与没参与我就说不好了,毕竟她并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那般与世无争,不然怎么可能一直稳坐怡红院的头牌?”

  毕竟若是苏子归成了事,那赚回来的银子远远不止十万两。

  对着怡红院里第二大的摇钱树,红姨只能咬咬牙道:“好!但是你得保证她不会逃走,否则你休想拿回你的卖身契!”

  声音太小,并听不真切,祁越只好低下头趴在她的唇边,听到苏子归在喊着“祁宿……不要……祁宿……”

  苏子归看清地上坐着的竟然是祁越,并闻到了空气中的酒味,微微放下心来。

  “王爷,宫中来信,说是与九王爷有关。”

  冬日的青石板地冰凉彻骨,但是苏子归恍若未觉,冷风呼呼的吹进屋子里,吹打在苏子归的身上、脸上,而她只觉天崩地裂,似死去般无动于衷。

  苏子归浑浑噩噩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来,关上了房门,回到了床上,拥着被子。

  她之前并不知道自己有多爱祁宿,但是现在她知道了,那种掏心挖肝的痛楚,便是彻骨的爱意吧。

  将其他衣服也脱下来,掖好被子,想到这么冷的天,苏子归穿的那么单薄的站在冷风里,恐怕会伤寒侵体吧,明日吩咐厨房煮碗红糖姜茶给她喝了驱驱寒吧。

  小桃子擦擦脸上的眼泪道:“奴婢位卑言轻,不敢说请太医,只告诉管家让他去喊大夫。”

  祁越穿好衣服赶紧往如意居去,小桃子也擦擦眼泪赶紧起来跟上。

  祁越看着这样的苏子归,心中很是心疼,想到昨日自己那样放在她不管就走了,暗暗懊恼。

  过了半晌,祁宿哑着嗓子开口道:“阿归今日想不想出去看灯?我带阿归去好不好?”

  祁宿被她这小模样逗笑了,走过去捏捏她的小鼻子,宠溺道:“你呀,今日午时吃的东西是都吃到狗肚子里去了吗?这么快就饿了。”

  祁宿见苏子归现在这般开心,也不知道自己的打算到底是好是坏,但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还是带她去吧。

  苏子归还没有在晚上出来过,看着街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灯笼,兴奋地手舞足蹈的,只恨不得变成一只小鸟,飞到那些灯光闪烁的灯笼上去。

  祁宿刚才涌上心头的暖意被苏子归这样的一句话给气得顷刻间化为乌有了,真的是被气笑了。

  祁宿很满意,连带着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看着苏子归在嗑瓜子,像是只小仓鼠一般可爱,忍不住上前捏捏她肉肉的小脸,

  这时,饭菜也送了上来,苏子归也不和祁宿一般见识了,就拿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

  祁宿看她不高兴了,便哄骗道:“小孩子不能喝这个。向阿归这般大的,只能喝茶水。”

  就在此时,传来敲门声,祁宿知道定是夜笙来了,便让苏子归做回自己的座位,苏子归尝到了酒的味道,也便不再闹了,乖乖做回去吃东西。祁宿整理好自己才让他进来。

  祁宿却在心中偷笑,这苏子归是在学自己呢,这一本正经的样子,倒是真的看不出来是个三岁心智的人。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