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绝品伴读医妃

第十五章 吹牛还是自信

小说:绝品伴读医妃  作者:达达  更新时间:2021-12-12 19:28:45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雨墨阁阁主夜笙开口道:“既然如此,那就两位都进入吧。我雨墨阁确实没有说不准出除了对联、字谜之类的话,但是这位公子出的谜题也确实是有些不妥,既然这样,那就破格同时进入吧。”

  游园会设置了四道关卡,需要参与的人有良好的学识和智谋才能通关。平明百姓来参加这种活动,是为了能得到某位大臣的赏识进而成为他们府中的幕僚,平步青云;而达官贵人参加,一部分是为了能得这黛筠姑娘一见,另一部分就是约会自己心仪之人;而女子参加除了是想放松心情之外,还是想要在此找到自己的良配。

绝品伴读医妃

  而祁越听到黛筠说那女子是她的人之后,更是想打自己两个耳光,早知道就不帮这苏子归了,为此而惹恼了黛筠姑娘,可就得不偿失了。

绝品伴读医妃

  苏子归经过这样一闹,有些无精打采。

  此迷宫是在园子之中,高两米,内设五行八卦,因为有女子和不会武艺之人参加,因而并没有设置机关,以免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如果只是简单的五行八卦,那肯定是难不倒祁宿等人的,只要看着周围的景致,慢慢推算就好,而现在周围全是石壁,挡住了众人的眼睛,他们也是无计可施。

  讯飞见状,立刻将男子制服,而此时雨墨阁的暗卫也前来,向祁宿等人点头致意,并向黛筠姑娘致歉,询问她是否需要终止比赛而立刻就医。

  暗卫听闻黛筠这样说,并无多言,只是点点头,便带着行凶的男子离开了。

绝品伴读医妃

  祁宿拿出一直带在身上的金疮药,递给紫凝,说道:“这是上好的金疮药,先给你家小姐包扎伤口吧。”

  几个男人见黛筠要上药,只好背过身去,以示避嫌。

  苏子归忍不住翻翻白眼,真的是精虫上脑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家伙!

  在等黛筠上药的间隙,苏子归拿出刚才得到的竹制的木块,将他们摆在地上,发现上面其实是有画好的线的。

  苏子归将二十块木板拆了拼、拼了拆,总是觉得哪里不对。

  这边黛筠姑娘处理好伤口,过来感谢祁宿等人的搭救之恩。

  祁宿注意到苏子归在摆弄竹签,一直注意着,莫名觉得苏子归肯定能想出办法,便道:“本王的侍读在想破解迷宫的办法,反正我们费了半天功夫也没有走出去,不如先在此休息一下吧。”

  紫凝看到祁宿所指之人是刚才当众羞辱自己之人,十分不愿留下来,但是为了自己主子的大计,也只好忍气吞声下来。

  祁越也乐得和佳人多说会话,连连答应。

  刚才大家见她如此入迷,都不敢打扰她,就连说话都悄悄地说,见她一炷香的时间就想到了破解之法,大家半信半疑。

  苏子归知道是自己之前理亏,只是微笑道:“那就到最后看看到底是我吹牛还是真的这么自信好了。”

  一行人跟着苏子归拐拐转转,完全避开了所有像是出口的路,心中不确定,但是谁都没有提出异议。

  “小子,你别不知好歹!爷爷让你给倒水,你就给倒!不然的话,我要你好看!”周三气得两个鼻孔出着粗气,他周三在王府干了快两年了,没有哪一个新来的是不怕他的,这小子初来乍到的,就敢跟他顶嘴?

  苏子归眼看就要睡着了,却一把被周三从床上拖下来,重重摔在地上。

  苏子归忍痛爬回了床上,躲在了被窝里,眼眶里盈满了泪水。

  苏子归猛然睁开了双眼,她惊吓不已的坐了起来。屋子里,屋子里怎么会浓烟滚滚的?

  这是……这是失火了?

  张管家看着这火势还不算大,现下的当务之急是控制住火势!张管家赶紧叫起了众人,众人你一盆水,我一盆水的,总算是把火势控制下来了。

  要知道她那时候自己都还睡在屋子里,难不成她自己放火想要烧死自己?

  “现在屋子毁了,你们谁也没有住处,回头闹到王爷那儿去了,你们谁都脱不了干系!今天晚上都给我去睡柴房!谁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把他撵出去!”张管家气势汹汹的说着。

  苏子归既不愿意的答应了一声,“是。”

  明明知道是周三可以整她,苏子归却丝毫拿他没有办法!谁让她是新来的呢!还是流落街头被带回来的乞丐!

  紫凝自然是知道苏子归的脸已经好了,但是她没有告诉黛筠。现在苏子归在五王府是黛筠告诉祁宿的,并且自己作死的埋下伏笔,若是祁宿见到苏子归不好的样子,一想今日的事情,必定能想到是黛筠伤害了苏子归。

  紫凝跟着黛筠回到房间,还没回过神来,就被黛筠一巴掌打在脸上,站立不稳摔倒在地上。

  瞥了眼跪在那里的紫凝,在灯火的照耀下,竟然觉得这个丫头出落的是越来越好看了,竟然有几分苏子归的样子,怒火立刻起来,怒道:“回到你自己的房间,掌嘴一百,明天我会亲自去查看你有没有偷懒。若是让我知道你没有按照我说的去做,我就将你卖进下等的妓院,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苏子归不听她的,只想去书房看看是不是真的是祁宿来了。

  小桃子拗不过她,只好给她裹了厚厚的斗篷。但是已经很久没有下床的苏子归一下床便跌坐在了地上,因为生病了也没有吃药,饭也不好好吃,现在稍微动一下便是头昏眼花。

  小桃子见她这样,也很是心疼。这个主子不似别人似得,很好相处,她并没有当自己是奴婢,而且也事事为自己着想,小桃子对她早就交心了。

  祁越闻言不在意的调笑道:“幸好她苏子归是位女子,不然我们还都以为九弟你是个断袖呢。我跟皇上说了你和苏子归的事情,没准现在他正在想办法跟那些相当你岳父的人胡扯给你推掉那些皇亲贵女呢,哈哈哈……”

  祁宿在战场上征战多年,是以十分会看人的心思,现在,他肯定苏子归就在这五王府中!

  想到这里,祁越立刻追了出去,压低声音喊道:“祁宿,你不要太过分了!”

  跑到半路就听到祁宿再喊自己的名字,苏子归更是开心的不行,刚进了书房的院子,便见到缠斗在一起的两个身影,一眼便看到了自己思念了许久的人儿,脱口而出:“祁宿!”

  沈佳音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人,逆着光,身上仿佛自带光环,美艳的容颜让她旁边的红梅都自惭形秽,行动处不似寻常女子般娇柔,却带着一股朝气,让人见了便不自觉的充满力量。

  苏子归拉着沈佳音道:“我最近在这府中可是要闷死了,天天被逼着缝衣服、绣花,身上都要长毛了,你来了真好,可以让我放松一下。”

  沈佳音闻言高兴起来,连忙松开苏子归的胳膊,做回自己的座位上,等着苏子归说话。

  苏子归看她那副鬼灵精的样子,戳穿她道:“你是来陪我解闷啊,还是来这里吃好吃的的?”

  是夜,吃过晚饭,黛筠沐浴更衣,侧躺在一边的贵妃椅上看书,等待着祁越的到来。

  守在外面的凌雁听见声音,隔着门问道:“夫人,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事?”

  黛筠看见之后,不由得一阵害怕,肯定是张管家知道了自己现在的处境,想要来以此威胁自己。

  因为没有哪个男人被一个女人欺骗,并且戴了绿帽子还能心胸宽广的原谅她的。

  黛筠坐在他的腿上,脸上浮上一层红晕,但也没有推辞,将头靠在祁越的肩膀上,笑问:“若是有人骗了王爷,王爷你会怎么办?”

  祁越见她低下头不说话,逗弄她道:“那你说说,女人对于这样的事情,是怎么处理的?”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