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绝品伴读医妃

第十四章 这不是耍流氓是什么?

小说:绝品伴读医妃  作者:达达  更新时间:2021-12-12 19:26:32 

  祁善抿了一口酒,答道:“今日一早我就去他府中等候,结果没见到他的人,只是让管家跟我说让我先来,他稍后就到也不知道今日抽的什么风。”

  祁宿坐在祁善的对面,不等苏子归伺候,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

绝品伴读医妃

  两人在这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这话,苏子归百无聊赖的喝着茶,都在等着稍后的开场。

  这大概就是咖啡店中的星巴克,快餐店中的肯德基一样的存在了吧?

绝品伴读医妃

  来不及多想,便听到低下一阵惊呼,苏子归顾不上被呛得还有些疼的喉咙,连忙跑出房间趴在栏杆上往下看。

  这祁越有多么爱面子他们都知道,现在把这件事拿出来说,恐怕是他气的不得了了。

绝品伴读医妃

  “可是您也没有得罪奴才啊?”苏子归无辜道。

  “好,现在就请大家抽签,分为十组,一组两队,一队为出迷队,一队为答题队,两两对决。获胜者进,失败者离开。出迷者获胜的,将自己的谜题写下来,用做后面的比拼。好,现在开始。”

  主持人说完,就立刻退场,十个侍从每人拿着一个大箱子站在门口,参加的人自发的排队抽签,效率之快,看的苏子归连连称赞。

  很快有的队伍就已经排好了,率先开始了比拼。

  “猜谜者胜!”

  “……”

  “……”

  看队伍的排列顺序,黛筠应该是出迷队,苏子归也是出迷队,很期待这位黛筠姑娘有什么好的谜题。

  苏子归十分惊讶,这可是在现代都没有人会对上来的谜题,莫非这个黛筠也是穿越来的?

  苏子归看向祁宿,看到了祁宿眼中对黛筠的赞许,心里十分烦躁。

  苏子归听着大家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抬起头,看到对面女子羞红的脸,自己的脸也慢慢的红了。

  “对呀对呀,这等无礼之人,怎可参加游园会?”

  祁宿眉头一皱,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总不能当着众人的面说苏子归是女子吧,那如果大家知道了苏子归是女子,那她出了这样的题目,岂不是要大家认为她不是什么正经姑娘?

  祁越虽然很生气苏子归昨天对自己做的事,但是到底他也算是自己人,看着苏子归站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怼的说不出来话,他心里有些憋闷,只当自己是帮亲不帮理的毛病又犯了。

  紫凝听到红姨这样夸苏子归,立刻敛了脸上的笑意。

  随即,紫凝便将手里的银票又还给了红姨,说道:“紫凝不过是举手之劳,哪里敢收妈妈的东西,还请妈妈收回去吧。”

  红姨就当没有注意,道:“不说就不说了吧。那你快回去吧。”

  这黛筠可是怡红院的摇钱树,要是得罪了这黛筠姑娘,那就和得罪了全京城除了当今圣上之外所有的官员没什么分别。如是,红姨怎么会不担心呢?

  想到自己将来将会嫁入九王府,黛筠便笑了起来。

  看起来年轻的时候是有几分姿色的,但是衣品太恐怖,将整个人的气质都带成了误入歧途的人身上才有的红尘味。

  看清楚了形势,苏子归自然不会硬碰硬,便挂上一副甜的掉牙的笑容道:“不知道这位美丽的姐姐找我前来所为何事啊?”

  苏子归只觉得屁股一凉,还没搞清楚她们想干嘛的时候,只觉得一个东西刺入了自己的那里,惊得苏子归在心里直骂娘。

  苏子归咬牙切齿道:“老子姓曹,名妮玛!”

  但是要让自己把身体交给一个陌生人,甚至以此来交易,那她是万万不能接受的。如果必须要交给一个人的话,那自己还不如当初就交给祁宿呢。

  想到可能是黛筠姑娘干的这种事,张管家便不敢置信的看向紫凝。

  本来她是想要说这些来博取张管家的同情的,但是说着说着,便真的委屈起来,所以这也算是假戏真做了。

  苏子归一直昏昏沉沉的,醒过来也就不到一个时辰便又昏睡过去,祁越一直不放心她,便一直陪着她,连祁宿打了胜仗回来也没有去迎接。

  一想到苏子归和祁宿二人心意相通,以后站在一起幸福的相视一笑的样子,自己的心便像是被人捏住般难受。

  看到纸上的内容,祁宿心中一痛,那只上赫然写着:“一生一世一双人,半醉半醒半浮生。”

  祁宿又惊又喜,但是还是很惆怅,刚刚知道苏子归的心意,但是自己便把她弄丢了,真是该死。

  一看“怡红院”三个字,祁宿眼睛就红了。怡红院那是什么地方,若是苏子归真的落入了那种地方,就算是她再机灵,恐怕不也能轻易逃脱了。

  “立刻调以前亲卫兵包围怡红院,一只苍蝇都不要放出去!”祁宿一边往外走一边吩咐道。

  祁宿则是自己施展轻功,率先追了过去。

  想到祁宿在战场上杀人如麻的场景,红姨就不敢过去接待他,但是一想到自己现在是为当今圣上做事的人了,这祁宿就是看在皇上的面子上也要给自己留几分薄面,便硬撑着一张笑脸迎过来:“哎呦,咱们九王爷大驾光临,真是令咱们这怡红院蓬荜生辉啊。”

  “那你们就先回去吧,有劳各位御医了。”就在御医们在心中默默流泪的时候,得到了祁宿的赦令。

  穆伯见他们还处于震惊之中,便走到他们跟前,道:“各位御医,请这边来。”

  祁宿虽然觉得这不是个好主意,但是既然可以一劳永逸,那还是可以试一下的。

  留下穆伯目瞪口呆。

  声音之大,吓得苏子归立刻忘记了哭,而是瞪着大眼睛,眼里包着一包眼泪,扁着嘴,好不可怜。

  苏子归本来是不想喝,但是看着穆伯在旁边严厉的盯着自己,而这个喂药的小姐姐刚才绑了自己,心中就十分害怕。在小丫鬟颤颤巍巍的将药匙放到她嘴边的时候,她也颤颤巍巍的喝下去了。

  祁宿本来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报一下苏子归被欺负的仇,只不过这穆伯看似年纪大了,但是身手敏捷,自己在百招之内并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只好暗地里悄悄道:“刚才怎么说的,你现在应该倒下了。”

  祁宿见穆伯若是再待下去,就会又将自己的风头抢走了,便立刻使眼色让他下去。

  穆伯心神领会,赶紧溜走了。

  祁宿趁机开口道:“阿归喜欢吃糖葫芦,一会儿我带阿归去街上买好不好?”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