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绝品伴读医妃

第二十章 祁宿低头

小说:绝品伴读医妃  作者:达达  更新时间:2021-12-11 22:25:52 

  苏子归本来心里就压着火气,听到祁宿这样教训她,一下就爆发了,大声道:“是是是,我粗俗,王爷您大可以找个不粗俗的人当您的伴读,小女子我伺候不了你!”

绝品伴读医妃

  两人冷战了片刻,苏子归的肚子突然传出来咕噜咕噜的叫声,窘得苏子归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绝品伴读医妃

  祁宿知道她脸皮薄,也不说她,拉着她的手道:“好好好,是本王饿了,本王请苏姑娘陪本王去吃饭!”

绝品伴读医妃

  祁宿将手中的东西交给跟着掌柜赶来的小厮,直接道:“二楼原来的雅间,招牌菜全都上,再来一壶桃花酿。”

  说完拉着苏子归,直接奔雅间而去。

  装饰选择了烫金和黑檀木,黑和金的融合看起来奢华大气,角落里的绿植也是一尘不染,显示出生机勃勃的景象。

  一旁的雅间有小二出来,苏子归透过开启的门帘看到里面的桌子上还摆着鲜花,可见开店之人是个极为讲究的文雅之人。

  还没等苏子归打量完,就被祁宿拉着走向二楼。

  到了雅间,苏子归赶紧坐下喘口气,上气不接下气的问道:“你发什么神经,好好的为何又跑的这么快?”

  祁宿见苏子归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一路上被多少男人盯着看,心中烦闷,道:“你难道不知道自己这一路上被多少男人盯着看吗?”

  苏子归喝了一口茶,一边感叹贵的饭店果然好,连茶水都这么好喝,一边不在意的说道:“他们看我是因为我长的好看,如果在街上看见长得好看的男子,我也会看他们的呀。”

  祁宿本来压下的火,听完苏子归的话,又立刻发了起来,想说点什么但是被气得说不出来话。

  苏子归听到祁宿的话,惊讶的水也不喝了,只是呆呆的将茶杯举在嘴边,而忘了喝。

  听着苏子归一口一个断袖,祁宿真想饭都不吃赶紧离这个有毒的女人远一点!

  这样想着,便拿起手边的酒一口干掉。

  这一顿饭,只要苏子归吃的开心。

  店小二赶紧感恩戴德的退下了。

  祁宿一垫脚,身体便如雄鹰一般飞起,眨眼间就来到苏子归身前,将要摔下楼梯的苏子归抱进怀里,直接飘下楼梯,落到大厅之中。

  还在震惊中的苏子归自然没有注意到祁宿的动作,心神不定的跟着祁宿离开。而祁宿未免刚才的事情再发生,也慢下步子来。

  很快下人们都来到前院,祁宿看着他们冷然道:“苏姑娘是本王的贵宾,以后你们见了她也要尊称一声“苏姑娘”,当主子看待。再有今天上午之事发生,本王绝不姑息。再者,以后苏姑娘同本王一起用膳。”

  祁宿也知道自己是在吃干醋,将苏子归搂在怀里,亲了一口道:“只要是你多看一眼的男人,我都跟他关系不好。”

  苏子归也不拒绝,拥着被子靠在床头,狼吞虎咽的吃粥。

  中午已经让厨房将火锅准备着了,随时都可以吃。

  苏子归又让厨房做了几分清口的小菜,做了些水果罐头,水果拼盘,这才大吃特吃起来。

  一人大胆道:“您说不让我们受委屈,但是这京都城里,来来往往的都能和当官的扯上关系,这如何惹得起?虽然是有雨墨阁的名声在前,但是总是有那么些人是雨墨阁都惹不起的。”

  众人闻言,全都惊呼道:“知道了,知道了。只要有九王爷保驾护航,咱们就不怕了。”

  苏子归听到声音回过头来,问:“怎么了?”

  那人道:“早就有所耳闻啦,他没什么学问,这个县令还是花钱买来的,只不过听说是朝中哪位大人的小舅子,所以一直很嚣张。只要有钱就能颠倒黑白,蒙受不白之冤的人家想要告御状,在城门口就能被拦下,拖回去打个半死。久而久之,便没有人再敢站出来了。”

  苏子归沉吟一阵,只觉得这个忙还是得帮一下。见她思维敏捷,说的话也十分的有条理,一看便是读过书的,便问道:“那你可识文断字?”

  祁宿闻言笑道:“你不用担心,既然我们应承下来了,就不会不管的,你就放心吧。”

  翠浓拍拍她的肩膀,道:“哭什么,你家姑娘我现在想开了岂不是更好吗?你还哭什么呢?”

  而且看翠浓也不是那种嫁不出去的人,在自己来的这段时间里就有很多人来找她想为她赎身都被她拒绝了,看来也是个伤心人罢了。

  下午苏子归准时出现在练功房,姑娘们早就等在那里了。

  苏子归说罢,就将自己的外袍脱下,露出里面的舞衣。

  苏子归将众人的神情都看在眼里,随即便闭上眼睛深呼吸一下,在慢慢睁开眼睛开始舞蹈。

  苏子归并不在意黛筠和紫凝的态度,还在等着人们自行选择。

  于是众人纷纷站队留下来,有些大胆的丫鬟也来学,想着以后或许可以当个清倌,岂不是比现在做丫鬟好?

  若是将他们放在一起训练,就有些不合适了,所以苏子归就分了两个班,柔韧性好些的就自己带着去学舞蹈,柔韧性差些的就留在这里由原来的教舞蹈的嬷嬷继续训练。

  苏子归到不知道这个时代的人都这么的正能量,心中一阵唏嘘。

  红姨在一旁看的心花怒放。照这样发展,光是扔上台子的银子就够一天的流水账了,这可是纯赚呀。

  三王爷冷笑一声,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之前怎么都找不到机会,现在机会白白的跑来了。”

  祁风摆摆手让他下去,随后便将辛木招来,道:“你将咱们库房中那件西域雪山出产的玉石送去作坊,就说是送给别人当做贺礼的,让他看着雕刻,时限是一天。记住,里面要中空的,本王另有用处。”

  说罢,便将那柳条拿出来,玉观音的底部便自动弹出一个内胆。

  祁越心中大喜,这黛筠之前什么都不跟自己要,让他觉得黛筠现在只是因为想要找一个庇护之所而已,现在黛筠肯让自己付出,看来是真心想要待在这里了。

  祁越牵着黛筠的手跟着福老板走过去,福老板心神领会,知道她不是王府里公开承认的贵妇人,但也对黛筠十分客气。

  祁越近看,更是觉得雕工一流,就连柳条上叶子的脉络,也能看见。祁越一时间爱不释手,道:“这东西怎么卖的?”

  祁越见之前放这玉观音的盒子旁边,放着一个牌子,上面明码标价写着一万两。知道他不是要坑自己,心中舒坦了许多。

  祁越一席话说的脸不红心不跳,黛筠在一边听着“噗嗤”一声笑出来。

  九王府和沈府全都灯火通明,为新人的婚礼做准备。

  佳音笑道:“嫂子真是心灵手巧,不仅会做好吃的东西,知道的新鲜的东西还多。”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