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绝品伴读医妃

第十章 拦路请人作客

小说:绝品伴读医妃  作者:达达  更新时间:2021-12-12 19:25:03 

  子落棋盘,风生云起。

  苏子归满脸的黑线,他当然不在状态,从刚刚到现在,就一直盯着她看。

  祁宿听了这话,转而笑了笑,“五哥不必谦逊,今儿臣弟还有事,那就先行回府了。”

绝品伴读医妃

  苏子归仍旧是紧跟在祁宿后边儿,天上黑压压的乌云已经布满,在这个没有时钟的时代,她也不知道是几点了。只觉得夜幕将要四合,初春的晚风还有些寒冷瑟瑟。

  苏子归忙摆了摆手,“没事儿。方才见王爷下棋,瞧得有些出神了,竟没想到天色已经这么晚了。”

绝品伴读医妃

  出来时候还在街上的叫卖的生意人,早已收了摊子家去了。偌大的空巷里,竟然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绝品伴读医妃

  苏子归盯着一言不发的祁宿出神,他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但她并不知道,祁宿在下棋的时候心思始终是放在她身上的。方才祈越摸她脸时,他竟然有一种想要拧断他手的冲动。

  这个丫头……有什么好的?

  两个人都陷入了沉思,苏子归隐隐的觉得气氛尴尬了起来,寒风也变得凛冽了些。

  苏子归想缓解着场面,刚想要说些什么,只见那边的墙脚上突然跳下了一个人。

  祁宿的眉心紧皱着,十分警惕的盯着眼前人,“你们是什么人?”

  黑衣人顿了顿,口中脱口两个字,“三王。”

  苏子归看得着迷,难怪人说九王爷能文能武,这一身儿的功夫,不花上个十年是断不能修成的。

  苏子归正想得出神,突然一个人从背后抓住了她的手。她不禁放声大叫。

  祁宿正在和前边的人斗得兴起,丝毫没有注意到从后面袭来的人,那人的匕首已经架在了苏子归的脖子上。

  祁宿,竟然救了她?

  这还不算什么,祁宿被他一脚揣在地上,一口血便吐在了地上。

  苏子归慌张的看着地上的祁宿,“王爷,王爷您没事儿吧。”

  “把他带回去,得了赏钱,哥儿几个今晚吃酒去。”黑衣人居高临下的看着祁宿,战功赫赫的王爷也不怎么样,最后还是败在了他的手下。

  苏子归连忙擦擦眼泪道:“教,当然教。青裳也一起学吧。”

  随即三个人摆好架势,就跟着苏子归学起来。

  正想溜走,就听到翠浓咬牙切齿隐忍的声音传来:“你要是敢走出这扇门,那你回来的时候就保持这个姿势一整晚!”

  众人皆被这大胆的舞蹈和着装吸引,一些来观看的丫鬟也一脸的跃跃欲试。

  只不过须臾之间,黛筠和紫凝的形象就跌落谷底,人人都觉得他们主仆两人都是当面一套背里一套的小人。

  而翠浓不怕事怼回去的行为倒是让她们颇为欣赏,连带着看苏子归也是十分顺眼了。

  红姨对于现在的状况很是满意,越多人学会这个舞,那就会带来越多的收益,她很是高兴。

  若是将他们放在一起训练,就有些不合适了,所以苏子归就分了两个班,柔韧性好些的就自己带着去学舞蹈,柔韧性差些的就留在这里由原来的教舞蹈的嬷嬷继续训练。

  一曲舞毕,便有人吆喝着愿意出资一千两包夜,众人也纷纷附和,出的银钱也越来越高。

  红姨站上台之后,便笑着道:“各位爷不好意思啊,刚才那位领舞是咱们楼里的翠浓姑娘。各位爷也知道咱们翠浓姑娘的规矩,就是不陪过夜,所以对不住了各位,大家可以找别的姑娘,她们妈妈我还是做的了主的。”

  黛筠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是被祁宿抓到了九王府,日日为苏子归磕头祈求她快点醒过来了。自己已经不是那个在怡红院中迷倒万千达官贵人的花魁黛筠姑娘了。

  张管家见黛筠眸中闪烁不定,便知道她已经是动摇了,便试着动了动放在她胸口的手,黛筠心中觉得恶心,但是却也没有在挣扎。

  暗卫见没有什么好看的了,便回到主院,将自己看到的情况告知寒风,寒风点点头,示意他离开。

  祁宿睡了一夜,醒来之后精神大好,看到苏子归还是没醒不禁有些急躁,但是转念一想,苏子归书中写着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总是要多针灸几次才能看到效果的,遂放下心来,吩咐寒风将早膳拿到屋子里来吃。

  祁宿狼吞虎咽的吃完这一桌子饭菜,便又坐在床边研究苏子归写的医书。顺便给自己的胳膊针灸了一次,觉得确实是好多了,才彻底放下心来。

  刘军医把脉之后,心中惊讶,问道:“是哪位高人前来给这位姑娘诊治过?”

  等到看守自己的小丫鬟离开之后,黛筠便假装肚子疼,向寒风求救。

  说话间,黛筠委婉娇弱,仿佛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将自己单纯的一面展现出来。

  黛筠作为怡红院头牌,自然知道向寒风这样的男人最是喜欢单纯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了,这样更能激发他们的保护欲,所以自己就做出这样一幅做派,好引起寒风的保护欲。

  黛筠本来以为这件事成不了了,没想到穆伯这般好说话,立刻开心的磕头道:“多谢先生成全。”

  苏子归看了他好几眼,见他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只好乖巧的点点头,道:“你可要早点回来。”

  叶御医见祁宿这般说话,赶紧站起来道:“王爷放心,老臣定当好好盯着,保证不出一点差错。”

  寒风吩咐完,回来禀报道:“王爷,已经召齐了,就等您亲自去审问了。”

  常青闻言,诧异的抬头看祁宿,随即便意识到这是大不敬,便连忙低下头行礼道:“奴婢是因为有客来访王爷,所以去厨房泡了茶。”

  祁宿站起来,道:“最近这王府之中风气不正,本王今日得空便再跟你们说说这王府中的规矩。以前本王一直驻守边关,不常回来,所以规矩松散些便也罢了。只是现在边关安定,本王自然是要在这府中常驻,而且也时常是有亲友官员前来走动的,所以这规矩便是该立一立了,不然会让这来咱们王府的人认为咱们王府没有规矩,也对本王管理军队有所怀疑。”

  话音刚落,便有一侍卫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着一个小瓶子。

  寒风见祁宿不说话,便强制将药灌进了常青的嘴里。

  这样的场面让府中的丫鬟小厮们全都目瞪口呆,更有胆小的已经是吓得魂不附体,跌坐在了地上。

  说罢,便大步流星的离开,去前院找苏子归去了。

  留在院子中的人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此时见祁宿走了,全都瘫软在地上,逃过了一场生死大劫之后,他们更加爱惜自己的生命,下定决定要更加兢兢业业的做好自己的事情。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