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绝品伴读医妃

第三章 你别不知好歹

小说:绝品伴读医妃  作者:达达  更新时间:2021-12-12 19:21:47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脑袋给撞坏了?你睡觉不脱衣服,穿着睡?”周三几下就脱了个精光,钻进了被窝里。

  苏子归正想要睡下,男人突然扯着嗓门大声说道,“我说新来的,给我倒杯水来。”

  “小子,你别不知好歹!爷爷让你给倒水,你就给倒!不然的话,我要你好看!”周三气得两个鼻孔出着粗气,他周三在王府干了快两年了,没有哪一个新来的是不怕他的,这小子初来乍到的,就敢跟他顶嘴?

绝品伴读医妃

  苏子归忍痛爬回了床上,躲在了被窝里,眼眶里盈满了泪水。

  苏子归猛然睁开了双眼,她惊吓不已的坐了起来。屋子里,屋子里怎么会浓烟滚滚的?

  这是……这是失火了?

  她立马从床上跳到了地上,火势还不是很大,苏子归拼着全身的力气才跑出了火海,瘫坐在门前,喘着粗气。

  苏子归被周三一番话说愣了,她没有听错吧?她放火烧了房子,想要烧死周三?

  要知道她那时候自己都还睡在屋子里,难不成她自己放火想要烧死自己?

绝品伴读医妃

  周三见张管家就要听信苏子归的话了,无比的心虚,他连忙拉着张管家和他站在一边,“张管家,我在这屋子里住了这么大半年了都没有出事,就昨天他一来这屋子就烧起来了,除了他还会有谁?”

  苏子归看着他强辩,冷冷的笑了一声,“那我问你,那个时候你去了哪里?你怎么不在屋子里?既然不是你想要烧死我,起火了你为什么不叫我?”

绝品伴读医妃

  周三被苏子归一席话给问呆住,没想到这小子的嘴这么厉害!

  周三强挤出了理由,“我……我那时候去小解去了,回来后就发现火这么大了,我哪里知道你没有逃出来,再说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肯定是要先去汇报管家,谁知道你还在里面。”

  张管家看着周三如此牵强的自圆其说也大约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两人都各执一词不叫办法。现下最关键的是,不能叫祁宿知道了这事儿,要是祁宿知道了,铁定会责怪他看管不严的。

  “都给我闭嘴!”

  这个男人,这样小家子气,不就是自己和他住在一个屋子吗?她还不屑呢。

  苏子归既不愿意的答应了一声,“是。”

  还真是天差地别,也不知这王府的柴房睡着会不会暖和一些?

  一晚上呼啸的寒风,还有春天里惯有的湿气,苏子归一晚上都夜不能寐,天快亮了的时候,苏子归才合眼,还没来得及小睡一会儿,门就被重重的摔开了。

  “这都日上三竿了还在睡!没见过你这么懒的小厮!也不知道管家是发的哪门子的风,竟然要我跟你一起去打扫王爷的屋子,还不快起来!”身着蓝衣的丫鬟,重重的一脚踹在苏子归心口的位置,苏子归疼了半日才反应过来。

  苏子归不知道他闹得什么脾气,但是还是回答道:“我只是好奇问问,还以为你们两个关系好呢,你生的哪门子的气?”

  苏子归见他还说,气得挣扎着要站起来。

  寒风回想到刚才马车的不明震动,心中暗叹,莫不是王爷这般饥渴,在马车上就把王妃给……

  苏子归躺在床上休息,祁宿屏退了众人,便上床将苏子归拥入怀中。

  苏子归瞪他一眼,也不搭理他,吃完粥就找自己的衣服穿好起床。

  中午已经让厨房将火锅准备着了,随时都可以吃。

  苏子归看了租来的铺子,心中甚是满意,又看了看这几个服务员,个个看起来都是十分机灵的,心中满意,道:“咱们今日先是见一面,培训明天开始。在此之前我要和你们说清楚,做咱们这一行就是要受得了委屈。是你的错,你必须要道歉,若是不是你的错,你大可以告诉我,我也绝对不会让你们受委屈。”

  看着眼前几人像是不大相信自己样子,苏子归道:“你们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那妇人见事情有转机,便立刻答道:“小女子家在离京都城不远的永安村,自幼丧母,父亲是一位秀才,奈何屡考不中,家中贫瘠,父亲得了重病,匆匆将小女嫁了之后便撒手而去。我丈夫是村中老实本分的人,也是自幼没了双亲,只余几亩薄田。本来我们的日子还算过得去。奈何前一阵子村中恶霸看中我们家的水田,便要霸占了去。我们一家三口全靠那田养活呢,我丈夫自然不同意,和他们争执之下,便被那恶霸打死了。小女子带着小儿去县里告状,只可惜那恶霸是县令的远房侄子,不光没有讨回公道,还被判将全部家产归于恶霸名下。小女子无以度日,只好带着小儿出来讨生活。只是可惜,盘缠用尽,也没有找到可以收留我们的地方。见贵铺门外贴着招聘,便进来试试运气。”

  苏子归闻言一愣,道:“离着皇城这么近,都敢这样干吗?”

  当看到苏子归俏生生的站在那里,祁宿欣喜万分,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找到了她。

  现在独自一人坐在这里,当时的温情现在全部化作落寞,红梅朵朵也是孤单,寒风阵阵也是苍凉。

  张管家得知祁宿将苏子归带回来了,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看来紫凝倒是没有骗自己。

  常青很是高兴,之前一直是苏子归跟在祁宿跟前,不曾让别的人进入书房半步,现在祁宿让自己去书房伺候,这是对自己十分信任了。

  很快,寒风将跟随祁宿行军打仗的刘军医请了来,让他为苏子归看病。

  至于这个离开后,寒风自然知道说的是流落到怡红院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只是现在人多口杂不方便说而已。

  祁宿听完,立刻带人前去怡红院,直接将还在休息的红姨从被窝中提出来扔在地上。

  红姨本来还在蒙圈之中,听到祁宿的问话心中一惊,瞬间瞌睡全无。

  红姨立刻跪倒磕头道:“上次奴家瞒着没有告诉您,实在是因为苏姑娘脸上的伤痕已经好了,奴家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女孩子最是在意自己的容貌,特别是对心爱之人。所以奴家认为苏姑娘也不愿意让您知道自己脸被毁过的事情,所以就没有告诉王爷您,请王爷恕罪!”

  祁宿静静的听完红姨的话,问道:“那你可知道那三个壮汉是谁?”

  祁宿也是没想到这太傅之女竟然敢如此大胆的站出来当着众人的面说出对自己的喜爱,这可是全京城的大户人家全都在这里了,若是自己现在拒绝了她,恐怕也没有别的好人家愿意要她了。

  祁宿站起来,走到大殿之上,看着佳音,一时间不好说什么。

  佳音见他这般勉强,心中便知道他是不愿意的,便悄悄的对他道:“小女子知道九王爷是个断袖,爱慕自家的伴读,佳音不在乎,佳音只想待在王爷的身边,给王爷生个一儿半女为你延续香火。王爷只管和你那伴读相亲相爱便是,只求王爷能够答应佳音。”

  佳音闻言一愣,这和自己得到的消息完全不一样啊。

  祁寒收起脸上的笑容,冷冷问道:“那你刚才所说全是假话了?”

  祁越感受到祁寒森冷的视线,赶紧将自己的埋在桌子下面。

  这下祁寒和祁宿全都沉默了,不知道应不应该欺骗一个小姑娘。

  祁寒见状,就知道这是个被家中长辈双亲和兄长们宠坏的小女孩,便决定昧着良心欺骗她,道:“当然可以。”

  祁宿点点头道:“太傅一家几代忠良,家风严格。家中人有人为官,也有人从商,生意做得红火,自然不缺钱财,所以他们为官也是两袖清风。他们很是会审时度势,知道什么时候该避其锋芒,什么时候该站出来替皇上排忧解难,所以历代君王很是欣赏他们家。”

  “谢主隆恩。”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