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绝品伴读医妃

第六章 你离我远点

小说:绝品伴读医妃  作者:达达  更新时间:2021-12-12 19:18:46 

  祁宿满是吃惊的看着苏子归,红……红烧肉?

  祁宿对她可是越来越充满了兴趣,一个小乞丐,竟然会认得毒药?而且还救了他。

  问他要赏赐,他竟然回答说想吃红烧肉。

  苏子归以前倒是听说过,古代的有钱公子哥,身边都会有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厮来做伴读,顾名思义就是书童。

  如果能在祁宿身边做伴读,不必再去和周三那群人争个你死我活的,每天还有饱饭吃,也未尝不是个好选择。

  见苏子归答应,祁宿一时兴起,随意翻开了书上的一页指了一行字问道,“你可识字?”

  祁宿对她又一次惊讶,“子归,本王问你,在你流落街头做乞丐前,你是干什么的?”

绝品伴读医妃

  苏子归黑着张脸,祁宿左一个乞丐,右一个乞丐。她不就是那天被赶出酒楼,没办法才在路边讨了个包子吗?何况那包子还是别人主动给她的。

  “回王爷,子归的父亲是一位商人,后来家道中落,子归和家人走散,这才流落街头。”苏子归随意扯了个身份出来,祁宿却是深信不疑。

  “多谢王爷。”苏子归还是道过谢。

  这日苏子归正奉祁宿的命令前去取书,回来便遇见了周三。

  周三看见苏子归,忙不迭的就凑了上来,“原来是苏伴读。”

  周三今日却格外的殷勤,“也没什么,咱们好歹是一个屋子里面出来的弟兄,如今苏伴读扶摇直上了,可不能忘了咱们的兄弟情分啊。”

绝品伴读医妃

  苏子归心中恍然大悟,原来是来抱大腿的。

  这周三连奉承她都还想站着便宜,她可懒得和他纠缠。

绝品伴读医妃

  苏子归瞧着他那文不文粗不粗的话语,心中满是无奈。可既是管家吩咐的,她倒没什么意见,一个花瓶而已。

  周三连忙摆手,满脸无辜的说道,“没……没有啊。张管家,您让我去藏宝阁拿花瓶,可是我一个粗人,怎么认得这些宝物,我就让苏子归替我去拿了……张管家,一定是苏子归偷走了玉扳指!他一个外面的乞丐,看到那些宝物早就见钱眼开了!一定是他想偷出去卖!”

  周三一口咬定是苏子归所为,张管家为难的看了看祁宿,祁宿脸上的神情有着难以推测的变化。

  “苏子归!是不是你去拿花瓶的时候偷走了王爷的玉扳指?”周三见她走进来,二话不说的大声说道。

  “哦?没拿?王爷,张管家,东西一定就还在他身上,不信搜一搜他的身就知道了。”

  看着她们撒娇卖萌、娇羞无限的样子,男人们的心都要化了。洛丽塔的小裙子,显得她们可爱又娇羞。

  傻眼的人们回过神来,赶紧将自己身上的碎银子撒向舞台,引得台上的少女们开怀大笑,满意而归。

  一番走秀下来,根据客人们的表现红姨便知道了今夜将是奠定怡红院地位的一夜。

  红姨刚走上台,还没等说话,便听到底下有人迫不及待的喊道:“十一号那个红头发的姑娘,十万两老子包了。”

  这是苏子归新教给怡红院里旧人的舞,国标舞。

  红姨忍了又忍,还是压抑不住开心,道:“妮玛,你知道咱们今天转了多少银子吗?八千九百二十万两!还不算那些碎银子!这可是怡红院之前三年的营业额啊!一夜就赚出来了!”

  紫凝出门一打听,原来是这柳公子早就到了,在这大厅里看了会热闹,末了竟忘了和黛筠姑娘有约这件事了,喊了一位穿着白衣服带着白帽子的姑娘去了。

  黛筠听完,眉头一皱,自己还未曾受过这样的冷落。

  紫凝看着黛筠越来越冷的脸,发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跪下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奴婢不是说您比不上那些下贱货,奴婢是说……”

  若不是苏子归,自己也不会受这些苦楚!

  祁越点点头,顿了半晌,又问:“将苏姑娘平时爱用的东西收一收,将这书和那些东西一并交给昭九吧。”

  昭九本来是在院子门口等着祁越的,看着祁越在如意居回来也没有什么大的情绪波动,知道自己这是多想了,放下心来。

  祁宿让寒风退下,寒风不敢久留,只好退到门边上继续站岗。

  翻开扉页,便见上面写着针灸的用处。甚至还做了索引,祁宿一条一条看下来,发现许多在大璃国属于不治之症的病症,经过针灸治疗,都能得到缓解甚至治愈。

  现在关乎苏子归生死的事情,祁宿不敢再假手于别人,事事都是亲力亲为。而且这针灸之术在大璃国更是闻所未闻,所以就算是找个大夫来也无济于事,那便还是自己动手吧。

  之前自己的胳膊受了伤,虽然好转,但是一直征战并没有将养好,回来之后又赶紧找苏子归,也没有请宫中的御医看看,是以现在一直隐隐作痛。

  祁宿又将一些针状暗器拿出来,将苏子归翻身,露出受伤的部位。

  换下苏子归身上穿着的里衣,祁宿看着苏子归,竟然没有燃起欲望。祁宿失笑,之前只要看见苏子归就想将她抱进怀里,但是现在,自己竟然也变成了柳下惠,美人坐怀而心不乱了。

  见黛筠头部已经流血,嘴唇干裂,往日高冷的美人变成这般病弱的模样,张管家的心中便起了怜惜之意。

  想将黛筠带回房间休息,但是碍于现在寒风还在看着,自己不敢造次。

  是以今日沈佳音这样对一个只见过一次的人这样维护,可见那人确实是有什么值得人欣赏的地方。

  想了想,祁寒道:“将苏子归赐给沈太傅做义女如何?”

  沈太傅一直都是刚正不阿,并不站在哪门哪派,现在突然让他收苏子归为义女,恐怕他不会同意的。

  祁寒摆摆手道:“朕亲自下旨,他必然不会有异议。沈家能在大璃国一直屹立不倒,你当真的是因为他们家刚正不阿?还不是暗地里会见风使舵。现在他没有直接拒绝,便是想要看看朕的态度罢了,你就放心好了。”

  更何况,在古代,等级森严,媳妇对婆婆的要求必须得是言听计从,打不还手,骂不还手。苏子归还是很害怕这些的,但是没有办法,现在已经是没有退路了。

  兰静太妃见祁宿和苏子归进了门,连忙站起来道:“盼了半天,总算是到了。这位便是苏姑娘吧?当真是一位绝色佳人呢。”

  兰静太妃被苏子归夸的心花怒放,连忙拉着她的手就坐下。

  祁宿见自己被两人无视了,摸着鼻子一脸的无可奈何。只要她们两个相处愉快便可,自己被无视就被无视了吧。

  祁宿知道她下次还是不会改,只好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此时已经走到了桌边,撩袍坐下,见短短时间内,苏子归便和母妃聊得十分投机了,放下心来。

  祁宿也是担心母妃会嫌弃苏子归的身份,但是现在一看,母妃并没有觉得不妥,看来是对苏子归十分满意的。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