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为爱一生

第6章 

小说:为爱一生  作者:琉璃  更新时间:2021-12-12 06:18:02 

  她慢悠悠的走在下山的小路上,这速度实在是有够慢的,到了天亮她才走到山脚。走出了漠河山,下面的路就好走了,没过多久,她就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为爱一生

  她很快的来到临走之前为保那人的安全而设置的五行八卦阵,她本来打算随手就把它撤了,省得她多费力气回去还要绕过这个阵法,不过想想看,这个阵法还是有点用的,至少还是可以抵挡一些小妖的闯入的,虽然这里真的很少有那种低级的小妖精出没。

  她绕过自己所设的五行八卦阵,进到了她自己的院子。院子里一片狼藉,她的药草哦,被昨夜的暴风雨折腾成什么样子了,都东倒西歪的,没一株是好的,真真是心疼,这些好歹都是她费心费力培养的。她昨天还说大话觉得自己不会在意,现在看着这场面,怎么可能不会在意呢,这些药草在普通,那也是她自己花了心血培养的,她怎么可以不把这当一回事情,还慢慢悠悠地直到天亮才回来。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最后停在她的身后。她都不用回头就知道是祝宁来了,来得很及时啊。这人走路向来是悄无声息的,这次竟然故意将脚步声放得这么明显,明显是在告知她他来了。

  他向她走近了几步,他能够清晰的闻到她身上那种淡淡的血腥气,他问她:“你受伤了?”

为爱一生

  她没想到他会问这个,还以为他是过来问他自己的病情如何如何,要求她给他把把脉来着,没想到他会问这个,她回答他说:“没什么,采药的时候划伤了而已,只划了几道小口子,流了点血,现在已经止住了,没事。”

  他点点头,一副将信将疑、半信半疑的样子,明显对她说的话并不是完全都相信,但是也没有再追问她什么。

  飞蛾出了药房之后,看见的就是这幅情景。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恢复原样,仿佛之前的一片狼藉只是她的错觉,她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那祝宁做的。虽然他的修为损伤了,但是这种简单的法诀还是信手拈来的,不像她,背个法诀都要好几日,她一定是太笨了。

为爱一生

  只是那些死掉的药草他却无能为力,只能将他们放回原位,装作是还没出事以前的样子。

  飞蛾看了他几眼,祝宁早就撩起袖子将白皙的手腕露出来,搭在桌子上,这是在要求她赶紧诊脉的意思吗?飞蛾赶紧在祝宁对面做好,放下诊疗用的小箱子,伸出手指搭在祝宁的手腕上,闭起眼睛全身心投入。她的全部注意力都投入到感觉祝宁的脉搏跳动这个上头去了,他的脉搏稳健有力,一跳一跳一跳的,不知道的话还以为是一个健康人的脉搏。

  她拿了一盏灯和一卷插满着银针的布包走进祝宁的房间。祝宁此时已经躺在了床上静候她的到来。

  她将灯放在一旁,取出银针,她小心翼翼的取出银针,将银针放在蜡烛的火上烤了一烤,准备下针,下针前,她对他说:“可能会比较疼,你忍一忍啊,马上就好了。”他不语,她直接下了针。

  飞蛾正了正脸色,对祝宁说道:“施针也不一定有效,我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你若是觉得可以一试,那么以后我每隔两天就会为你施一次针,你若是觉得不想试,那这一次过后我们便不再施针了。”

  祝宁凝眉想了一想,没有作答。

  飞蛾笑,她还以为他不愿意试呢。那么,他现在抓着她的手算是怎么一回事,她说:“你先放开我,针扎久了不好,我要帮你拔下来。”她说完,他的手也放下了,只听见他说:“对不起。”

  飞蛾甩了甩被他抓疼的手腕,不理他,继续拔针,心中暗暗的想,下次肯定要将你扎得满头满脸都是针,让你用劲这么大,抓的我手腕都红了,过一会儿会不会出淤青啊。哼,此仇不报非君子,哦不,是此仇不报非女子。

  飞蛾收拾收拾东西离开了他的房间。没走出起步,就闻到他的房间里传出一股烧焦的味道,紧闭的房门门缝里冒出白白的烟气。搞什么啊,放火烧房子啊。飞蛾连忙转身推门进去,之间,整个房间弥漫了白色的烟雾,飞蛾被熏得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可是,那祝宁呢,人呢。飞蛾忍住想要跑出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的念头,跑到祝宁的床边,果然,这个人躺在床上,可奇怪的是,她一走到他的身边,呼吸都顺畅了许多,眼前也慢慢能看清楚了。之间,祝宁双目紧闭,神色安详,似乎好梦正酣的样子,他周身一米范围内,全然没有烟雾缭绕的景象,好像那些烟雾故意避着他似的。

  飞蛾松了一口气,“不过,这烟雾是怎么回事?”她问祝宁。

  祝宁一听到她的话,忽然觉得有些尴尬,轻咳几声开口说道:“我只是想试试我的法力还剩下几成,没想到就变成了这样。”

  飞蛾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因为从小学的大多数法术就是火系法术,所以,现在他想试试自己的修为,便下意识地使出火系法术,可是他马上又想到我还没有走远,所以马上熄灭了火,怕被我发现,可是我还是发现了,我推门进来的时候,他大概是想是个风决把这些浓烟吹散的。

  炎石王很清楚这要是在冲击灵魂之中昏厥代表着什么,那就代表着他的灵魂很可能就在最后攻击之时,已经魂飞魄散了。

  这是炎石王还在疑惑着这股突如其来的灵魂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他刚刚抬头,就看到整间房间弥漫在一股强烈的白光。

  炎石王迅速的调控了下自己体内的伤势,站起来大喝道道:“到底是谁,给我出来。

  到底是谁,给我出来。”

  这这怎么可能炎石王看见这股白光灵魂之力,竟然是从萧楚天的身上迸发出来的,惊奇不已。

  炎石王正疑惑着,看到这片白光慢慢的往萧楚天的身上聚集而去,炎石王脑袋里面突然飘过一种似曾相识的情况。

  哦萧楚天诧异着看着炎石王,但从炎石王那难看的脸色,知道炎石王现在肯定不好过,也不敢多废话,连忙挑动起自己的神识控制起这份所谓的灵魂力量。

  萧楚天顿时感觉到从自己的灵魂深处传来一股暖洋洋的感觉,这股舒服感从体内深处一下遍布了全身。

  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打开天魂级别的灵魂空间,这一切都是在于你自己。

  应该说也不全是吧!炎石王看到萧楚天的表情,通过几天的时间他对萧楚天的性格多少了解了一点,知道他可是一个重情义的倔脾气,自己要是因为他受伤的话,这小子肯定会自责,连忙改口道道:“这应该怪我自己不小心吧!”

  庄茵虽然一直都不愿意表达出自己对萧楚天的感情,但他内心里面早已经接受了这个要了自己初次的男人,刚刚萧楚天的伤心,庄茵根本就顾及不上想起他的,一心都在萧楚天的身上,哪里有看过周边的情况,想过其他的事情。

  虽然萧楚天很想进去看看,但因为庄茵在旁边,他只好打断了这个念头,时间也慢慢的流逝而过。

  庄茵这一段时间大概也许是太累了,在萧楚天的怀抱里面,不知不觉的就睡了一天一夜的时间。

  醒啦!萧楚天看到庄茵醒过来轻声问道。

  嗯庄茵见到自己躺在萧楚天的怀里面,娇羞的连忙挣脱了出来,娇羞道道:“殿主,你你。”

  萧楚天看到周围的一切,还有这炎热的情况,不由的想到了他们这次来的目的。喃喃自语道道:“难道这就是天火的所在地。”

  过了一会,雷神怒火终于受不了,只有吞噬了萧楚天,他体内的受伤情况才能得到最快时间的恢复,怒吼一声,九个舌头同时往萧楚天身上喷出一团火焰。

  九颗火球迅速的往萧楚天身上攻击来,虽然萧楚天现在身上拥有着天火,在火焰的对抗之上要比常人强势很多,但他也清楚面对着雷神怒火,自己这火焰抗性根本就不值一提。

  萧楚天的双拳一股浓厚的劲气缠绕而上,双拳如同一条火龙之般往雷神怒火那巨大的蛇尾迎接了上去。

  噗咚

  跟我来吧!明扬子没有跟属下多说,直接带着萧楚天来到了一间房间里面。

  身为一个武者都拥有着自己的秘密,像这样的修炼密室,也能列为武者的秘密,而明扬子跟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竟然会带自己来这里。

  嗯萧楚天点了点头,想一想想要问什么,突然想到这明扬子知道自己身上有天火,难道是。萧楚天望了望明扬子道道:“大人,你既然知道我身上有着天火,你是不是想要让我把天火让出来。”

  也不知道以前到底是谁会弄出这样的天火榜,但萧楚天很清楚占据的那两道火焰相结合,最少也能在天火榜上占据一个位置。

  萧楚天看到这道火焰立马就认出来,这个就是火焰排行前6的金龙咆火,排名前6,萧楚天目光中迸发出一道炙热的贪婪。

  什么,师兄。萧楚天今天都不知道自己震惊了多少回了,萧楚天一直以为赤阳子就自己一个徒弟,现在突然冒出一个师兄来,而且还是武圣巅峰的强者,心中怎么不震惊啊!

  等等萧楚天现在脑袋里面一片混乱,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听赤阳子提起过这件事情,现在突然多了一个武圣巅峰强者的师兄还真的习惯道:“大人,你能不能跟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明扬子说到这,叹息了一下,顿了顿继续道道:“我是火龙谷的嫡系子弟,而赤阳子师傅则是属于冥殿的,我们之间本来是不会有什么瓜葛的。”

  要是当当想明扬子现在的实力,却是很强,但要是如果是从时间来而论的话,却是太过于长久。

  天火借给你。萧楚天听到这句话又是一愣,他可是没有听说过天火还能借的,疑惑的望着明扬子道:“大人,这天火还能借的吗?”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