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醉心凋零

第2章 马首是瞻

小说:醉心凋零  作者:下雨猫  更新时间:2021-12-11 21:27:24 

  群雄汹汹道:“我等愿惟韩总舵主马首是瞻!”

  韩愈纠正道:“是惟莫掌门马首是瞻。诸位英雄如果有意,就请依次到莫北平盟主处盟约书上签字确认,待签字确认过后即为林盟主行就任大典,从今之后,我等就都是同盟兄弟了……”

醉心凋零

  孙机子朝前走了两三步:“韩总舵主讲了这许多,孙某一直听得很仔细,敢情咱们要成立的武林大同盟就是反明大同盟。韩总舵主,孙某理解的可有错吗?”

醉心凋零

  孙机子道:“那就恕孙某多嘴了。林盟主、韩总舵主,这大同盟如果只为反明而成,孙某以为既不迫切也不是十分必要。”

醉心凋零

  韩愈道:“孙掌门所言近年倭寇猖獗之事,韩某不仅有所耳闻,而且还曾目睹。倭寇对我天朝犯下的罪恶,韩某也都一一记在心上,时机到来,韩某定当向他们讨还欠下我天朝的累累血债。不过,韩某仍然认为朱明朝廷才是我等最强大最险恶的敌人,时时刻刻想要除掉我等。相反,倭寇再是凶残,现阶段扰的是他朱明的江山,犯的也是他朱明的疆土,找的也是他朱明君臣的麻烦,最起码时至今日还没有触动我等的直接利益,没有挑战我等的权威,而且倭寇闹的越是起劲,朱明朝廷越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客观上反而是帮了我等的大忙。”

  一直坐在那里倾听的邓天崇听到这里也站起来:“邓某赞成韩总舵主的分析、意见。对于朱明朝廷以及倭寇,邓某这几年最是有切身感受。邓某所处的延平府地界就是倭寇经常出没的地方,但倭寇虽常出没却从来不骚扰邓某,可官府却不然,他们每每借剿灭倭寇之名围剿邓某,有好几次邓某差点着了他们的道,成为他们的刀下亡魂。最最可恨的还不知此,官府围剿邓某也就罢了,偏偏还栽赃邓某私通倭寇,对抗官府。是的,对抗官府便是到了天边邓某也会承认,但说邓某私通倭寇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邓某在此可以挺着胸脯说,邓某不仅不私通倭寇,但使官府剿的不紧邓某稍有喘息之际便会主动去找倭寇麻烦。所以说,朱明朝廷也好官府也好,比倭寇还要可恨百倍,反倭应当,反明却是始终应该列在第一位的。”

  孙机子面向大家,大声道:“各位英雄,且听孙某再说两句。孙某将反明放在第二位,既非替它开脱,更不是为它辩护。孙某的意思,朱明再是无道,但朱明毕竟是我天朝的朱明,我等也是天朝的武林中人,朱明许多年来是欠我武林一个公道,特别欠白莲教上下一个公道。可是各位英雄想过没有,朱明朝廷与我等武林虽有说不清的恩怨情仇,从大处来说,天朝一家人,再大的纷争也都属于兄弟之争。倭寇呢?本非我族类,却杀我兄弟,抢我财物,占我土地,毁我田园。古人尚且懂的‘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难道到了我等这里,却要置外侮于不顾自家兄弟先要同室操戈吗?”

  孙机子说的十分激动,声音都有些抖了。

  韩愈道:“孙掌门激动了,且请歇息一下。其实,韩某的意思跟邓大当家说的完全吻合。倭寇确实该杀,朱明朝廷更为可恨。孙掌门要将反倭写进大同盟的纲领,韩某举双手表示赞成。不过孙掌门也不妨能替我等想一想:朝廷官府时时刻刻欲置我等死地而后快,而我等却视官府朝廷为兄弟,替官府朝廷去跟倭寇拼命,官府朝廷呢?再在我等身后寻机捅我等刀子,这对我等是否也太不公平了呢?孙掌门,韩某在此也不妨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我等武林跟朱明朝廷是世仇、是死敌,跟倭寇不过素无瓜葛、敌友不明的路人而已。如果一个是世仇、死敌,另一个是路人,而路人却又是那位死敌的仇人。孙掌门可以为韩某支个招,韩某是该先去跟路人拼命,等到两败俱伤,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死敌拿刀来杀死自己呢?还是先跟死敌决战,之后再……”

  孙机子打断韩愈道:“韩总舵主的比方打得很好。不过,韩总舵主虽明晰事理却有一个事情没看明白。韩总舵主所说的那位世仇、死敌,再怎么说也是自家兄弟,但那位敌友不明的路人却非敌友不明而是早就身份暴露,是外敌、是强盗。韩总舵主遇到这种情况难道不先杀强盗,反而帮着强盗共同对待自家兄弟吗?”

  韩愈有些上火:“孙掌门……”但他硬生生将后面的话咽进肚子里去了。

  韩愈咽进肚子里的半句话是“签不签字请自便”,但话未出口忽然想起孙机子刚刚帮自己解围的一幕来,心想孙机子为人正直,毕竟不是王直之类的邪恶之人,还是以团结大局为重吧。

  郑若祗向莫北平道:“莫掌门,若祗也想说两句,可以吗?”

  莫北平正患无以打破僵局,急忙道:“郑师妹快讲。”

  莫北平笑道:“郑师妹可是要一展飞絮逐风神功吗?”

  郑若祗莞尔:“还请莫掌门多多指教啊!”

  郑若祗飘然站定,气定神闲的合掌躬身一礼:“各位英雄,方才韩总舵主、孙掌门为了反明反倭孰为大同盟首事争论的不亦乐乎,至今虽尚无结果,各位心里想必已有一番计较。在下乃一女流,自认发长识短,但对于韩总舵主、孙掌门所争之事亦有不成熟看法,且不揣浅陋说与诸位一听。”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侧耳细听郑若祗还要说些什么,生怕有一字听不真切。

  就听郑若祗娓娓而谈道:“反明、反倭孰首孰次本没有什么好争的,依在下看,反倭势在必行刻不容缓当为大同盟首事,反明则不宜作为大同盟共同纲领提出,在下是不赞成、不支持反明的。”

  郑若祗语调虽轻却极具震撼,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聚焦在韩愈身上。

  孙机子道:“韩总舵主,孙某现在想进一言,可否?”

  孙机子道:“那就恕孙某多嘴了。林盟主、韩总舵主,这大同盟如果只为反明而成,孙某以为既不迫切也不是十分必要。”

  韩愈道:“孙掌门激动了,且请歇息一下。其实,韩某的意思跟邓大当家说的完全吻合。倭寇确实该杀,朱明朝廷更为可恨。孙掌门要将反倭写进大同盟的纲领,韩某举双手表示赞成。不过孙掌门也不妨能替我等想一想:朝廷官府时时刻刻欲置我等死地而后快,而我等却视官府朝廷为兄弟,替官府朝廷去跟倭寇拼命,官府朝廷呢?再在我等身后寻机捅我等刀子,这对我等是否也太不公平了呢?孙掌门,韩某在此也不妨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我等武林跟朱明朝廷是世仇、是死敌,跟倭寇不过素无瓜葛、敌友不明的路人而已。如果一个是世仇、死敌,另一个是路人,而路人却又是那位死敌的仇人。孙掌门可以为韩某支个招,韩某是该先去跟路人拼命,等到两败俱伤,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死敌拿刀来杀死自己呢?还是先跟死敌决战,之后再……”

  “这个……”韩愈给孙机子如此一问,无言以对了。

  没想到孙机子固执道:“要完全一致现在就一致下来不是更好?还待来日如何?如果连这等问题都不能达成统一,孙某签不签字还真要好好考虑考虑了。”

  韩愈咽进肚子里的半句话是“签不签字请自便”,但话未出口忽然想起孙机子刚刚帮自己解围的一幕来,心想孙机子为人正直,毕竟不是王直之类的邪恶之人,还是以团结大局为重吧。

  莫北平正患无以打破僵局,急忙道:“郑师妹快讲。”

  郑若祗莞尔:“还请莫掌门多多指教啊!”

  莫北平半开玩笑半是认真的道:“我指教?我可没恁大本事。师妹还是请机留师太来指教吧。”

  郑若祗飘然站定,气定神闲的合掌躬身一礼:“各位英雄,方才韩总舵主、孙掌门为了反明反倭孰为大同盟首事争论的不亦乐乎,至今虽尚无结果,各位心里想必已有一番计较。在下乃一女流,自认发长识短,但对于韩总舵主、孙掌门所争之事亦有不成熟看法,且不揣浅陋说与诸位一听。”

  “愿意!”“愿意!”……

  紧接着七八家掌门补充说:“我们只愿意跟着韩总舵主干,坚决不跟五峰教掺合!”

  韩愈瞪着郑若祗:“小机留师妹,我韩任重明明白白告诉你,你这样做正是王直那贼求之不得的。你知道你这么干有多蠢吗?亏你还提醒我不要上了那贼的当撕裂了武林呢!”

  王直道:“韩总舵主还没做出最后决定吗?”

  王直感觉给人狠狠地打了一下脸,有些气急败坏,恶狠狠地道:“韩总舵主,王某这话都听不明白,还能在江湖上继续混下去吗?王某今天且放一句话在这儿,不管今天要成立什么什么大同盟,王某就要做盟主!韩总舵主,王某的意思你也应该能听明白吧?”

  “对付这等狂徒,何须师父动手,待徒儿先去会他!”是个女子的声音,声音起处,一道人影飞纵起来,飘然落在空阔地中间。

  玉蝉差点笑出来:“姑奶奶才不管你是姓金还是姓铁,姑奶奶只是问你,刚才可是你说的我师父不配做盟主吗?”

  金如意不敢大意,身子向左急闪,右手铁如意的如意钩去钩剑身,左手铁如意的铁柄则点向玉蝉腰际的天枢穴。

  玉蝉的“秋风出咸阳”本是虚招,剑至中途,变刺为搅,紧跟着一招“蛟龙绕身走”,攻向金如意后颈。

  金如意手下的弟子差不多也跟他一个德行,功夫不咋的,起哄拍马都有一套,欺负普通的良家女人更是各有心得,也正是这个原因,五峰教的五个分舵中,数金如意的金峰分舵弟子数量最多,金如意本人也最得王直欢心。

  “果真是这样吗?”伊人又惊又喜,拍下手,“我的天,都长成这模样了还说没我好看,你这小白脸,肯定没说实话。早先我就说呢,我骆伊人要是男的,你小白脸要是女的,我一定娶你过来当我媳妇儿。可惜你不是女的,我也不是男的!好好好,我这就去对凝哥哥说,我同意了,同意了,同意了……”连说了几句同意了,脸竟也红起来,急急的又跑向大樟树去了。

  靠东边的那桌上九个席位,西边的桌上十个席位。

  钟天罡道:“什么事?”

  钟天罡笑道:“我当什么事,凝儿跟伊人的事啊,这还要你说,妹妹不说我也一定尽力帮忙的。”

  钟天罡又“哦”了一下,皱皱眉头:“哎呀!这事有点……”

  钟天香接着道:“哥哥不知,难题还在后边呢。凝儿跟沈姑娘在鬼门石室见到日光煜老人家,老人家做主竟然就在石室之中为两个孩子主持了婚礼,也就是说沈姑娘已经就是凝儿的媳妇了!”

  钟天香道:“这就是这件事的难处了。”

  钟天罡巴掌一拍:“这就更不好办了!支三哥可是有名的怪人,我跟他的交情又不深……唉,这事是真不好办了,一个骆齐山就够对付的了,这又一个支老怪,偏偏又是支老怪要做大媒……妹妹,不是我打你的破头血,你们就甭费心思了,干脆定了这门亲事,并且喊明伊人就是正房,或许骆齐山还能接受沈姑娘在凝儿身边,不然的话沈姑娘都有可能麻烦上身!”

  钟天香“哼”了一下,脸一沉:“骆齐山如此这般明显是要逼我们就范,哥哥如此说就是要我们屈从骆齐山了!哥哥也真是没出息,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多少年来哥哥这条地头蛇不是一直给他们这群强龙压了一头吗?难道哥哥就不想找个机会出头翻身?这眼见的好机会来了,你却自己认怂了,罢了罢了,就当这半晌我什么都没说,你去前头做你的证婚人去吧!”

  钟天罡脸现羞色:“妹妹这么说,哥哥真的无地自容了。哥哥是怂人吗?哥哥要不是考虑妹妹的处境平时用得着买他们的账,让他们一直高咱们一头?其实,一直以来,他们何止只高咱们一头吗?就像今天这事,事先连个招呼都不打,上来就演活逼宫,这不是明明没把鬼门堡也放在眼里吗?哥也不是傻子,哥也知道便是堡主平时不说什么,但不说什么不一定就没什么看法或是想法。堡主之所以有些事上忍气吞声还不是因为他们的祖上都是跟随建文皇帝逃来的老臣,多少辈子又都是鬼门堡的功臣,但一码归一码,他们有些事情做得确实过分,功高震主了。”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