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醉心凋零

第8章 不知好歹

小说:醉心凋零  作者:下雨猫  更新时间:2021-12-11 21:24:15 

  张三弦揉了下面颊,一眼瞥见一旁站着的霍如烟,呼一下坐起来,对着霍如烟呸了一口:“卑鄙小人,我呸!”顺手操起三弦琵琶起身欲打。

  霍如烟本能的退了两步,急忙摇着手道:“你可不要乱动!现在解药还未完全发挥作用,体内剧毒尚未完全排出,你一蹦一跳立马就会毒气攻心……”

  玉蝉反身朝霍如烟脸上唾了一口:“你这人真不要脸,明明你暗算人家在先,反倒说救了人家!”

  玉蝉“哼”一声:“哼,想的美!姑奶奶说还你棒槌了吗?”不光不给,反将棒槌拿了藏在身子另侧。

醉心凋零

  王直判断的不错,这事是韩愈干的。

  霍如烟向玉蝉讨要七孔棒槌,玉蝉无意归还,霍如烟出言不逊开口就骂莫北平,韩愈不想双方再起口舌之争,使紧张混乱的局面进一步升级,未等霍如烟一句话说完果断出手轻轻教训了一下霍如烟,同时出手从玉蝉手中夺下棒槌送到霍如烟手里,又暗运内功隔空“抓”起霍如烟将他扔回五峰教王直身前。因韩愈出手实在太快,力道拿捏的又稳又准,高手如玉蝉、霍如烟者居然连韩愈出手都没看到,没有做出丝毫反应,韩愈的武功之高着实匪夷所思。

  “走!”金蝉伸手过来。

  “走!”玉蝉伸手抓住金蝉的手,两个同时轻呼一声,三四个起落之后,来到了沈思之身后一左一右站了。

  可是,韩愈一句话却将王、姚二人打发了回去,群雄失望之余,兴致一下子低下去许多。

  韩愈提高嗓门道:“各位英雄,韩某今天将大家邀集于此本意是要天下武林团结图存、同生共长、齐心协力、共创大业的,不是来这里拉帮结伙、寻仇结怨、斗勇使气、贩卖私货的,更不是来炫耀武力、寻衅滋事的!韩某已经有言在先,如果哪位认为今天来错了地方,想要走人,现在离开还不算晚,韩某有盘缠相赠。但是,如果哪位来这里存心来砸韩某场子,韩某有两句话先搁这儿:第一句话是‘坚决不答应’,第二句话是‘坚决奉陪到底’!”

醉心凋零

  稍停一停,韩愈又补充似的说:“各位英雄,请允许韩某说句过头话。今天这局是韩某设的局,有人搅局自然搅的是韩某人的局,与各位英雄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无论下边出现什么情况都烦请诸位只管稳坐旁观,天塌下来由我韩某人一个顶着,由我白莲教众兄弟顶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阵放浪无比的笑声过后,一人迈着方步走向空地中央,正是王直。

醉心凋零

  王直恶狠狠地说到这里也有意的停了一下,干咳了两声,接着阴阳怪气的道:“可惜王某好像不太受人待见,这么高规格的英雄大会居然没人向王某打声招呼,来了也没人表示欢迎,更令王某无法忍受的是堂堂五峰教教主连个狗屁创始盟员的资格都拿不到,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说实话,不可忍王某也是忍了,人家出钱出力为的什么?不就是为了一个话语权吗?不就是为了将来能打着什么大同盟的旗号号令天下,让天下武林英雄为我所用吗?”

  群雄有些骚动,一片窃窃私语之声。王直脸上露出一丝阴骘的笑意,继续着阴阳怪气:“还是有话语权好啊!看哪个不对劲就给哪个戴上捣乱砸场子的帽子硬赶人家走开,可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哪有想要哪个来就要哪个来、想赶哪个走就赶哪个走这样的好事?你觉得你是谁?你是天王老子吗?”

  群雄听得出,王直这话可是直接对着韩愈来的了,于是不再骚动,静静的等待韩愈反应。

  韩愈毫无反应,群雄有些惊诧,月光下面面相觑。

  王直像是得了理:“有人说王某来砸场子,王某实在不敢苟同。王某再次声明:王某是来讨公道的……”

  “一派胡言!讨公道?老邓给你公道!”一声断喝,声震寰宇,邓天崇早已按捺不住,霍的站起,屁股下的那把竹椅居然给带起来老高。

  “邓大当家……”

  邓天崇乃当年号称铲平王的绿林豪杰邓茂七之后,带领三四千人啸聚延平府白沙岭,专门替天行道,“铲平天下不平”正是他提出的响亮口号。

  唛笃喇眼睛本来就有些外凸,听了孙机子的话,眼睛外凸的更其厉害,让人直担心眼珠子会随时掉出来:“什么五峰教六峰教?我可不知道!我王的宝物丢了,我是跟着王教主来讨我王的宝物的!”

  “口说无凭,可有证据吗?拿不出证据,我项志城这就把你削了!”项志城几步抢了过来。

  “当然有证据!唛笃喇知道你们白莲教不好惹,没有证据敢来挠你们白莲教的虎须?”唛笃喇说着往怀里掏出个东西来,朝项志城亮了一亮,“这可是你们白莲教的东西?”说着望空里一丢,却没有丢向项志城,而是丢给了旁边站着的孙机子。

  韩愈沉默不语,良久,自语似的道:“真是雷万钧夺了他们的宝,也不能就说雷万钧干的不对。这宝既然是苏禄国向朱明昏君进贡的,就可以视作是朱明昏君的,我白莲教夺来天经地义理所应当。可是,苏禄国进贡之事我们尚且不知,雷万钧又远赴雁北,他是如何得知这个消息的?就算误打误撞给他撞上夺了宝物,当时我们都在瓜洲,雷万钧为什么不来向我们报道,而至今仍然杳无消息?我看这事没有他们说的这么简单……”

  项志城道:“总舵主说的是,我也感觉有些蹊跷。但是,人家言之灼灼,又有证据在人家手里,咱们该如何应对啊。”

  项志城道:“这事还真得找来雷万钧来才能弄清楚,找不来雷万钧,这事咱们还真没法说。”

  项志城怒喝道:“放屁!韩总舵主几时包庇护短了?只是你们所说的那些不过是一面之词……”

  “一面之词?”王直阴森森冷笑两下,“既然你们说是一面之词,那你们何不让你们的雷堂主出来当面对质,澄清一下?”

  项志城心里急却也没什么好说,以手指天道:“我项志城对天发誓,我项志城句句是实,如有半句假话天打雷劈!”

  唛笃喇反而越发叫喊的更其理直气壮起来。

  沈天一向沐林生、日光凝一摆手,连窜带蹦进了院子。院子挺大,三进二厢二院,房子全是砖木结构,高大巍峨,门窗、围栏雕刻精美,最后排房子是两层高楼。

  沈天一嘻嘻笑道:“不认得吧?这是我刚刚结拜的两位把兄弟,这个是老大沐林生,这个是老二日光凝,本少爷是老三。”

  “你真能胡闹!”沈孟金责备了沈天一一句,看着正在那里微笑的沐林生,“你是沐林生?哪个沐林生?”

  沈孟金并不回答,笑嘻嘻的看着日光凝:“这位哥哥……”

  沈孟金一下想起来:“你小子,果然藏在隔壁房子里!”说着就抡起拳头朝沈天一身上打。沈天一就绕着沐林生、日光凝两个跑,沈孟金就在后面追,嘻嘻哈哈笑声一片。

  老者也不答应,脸色有些不好看。

  沈天一狠狠的点点头。

  日光凝也跟着补充了一句:“我们还喝了血酒的,您老看看这里。”说着伸出刚刚割破的中指的创口给老者看。

  沈思之将脸转向日光凝:“贤侄叫日光凝?”

  日光凝点头道:“是的。”

  金蝉接着道:“江道长的龙门教源出全真道,他的‘活死人’功法从练功修道的角度说,已经属于最高最后阶段,也就是第五阶段,支老怪说他的全息神功正在修炼第五关,跟江道长的‘活死人’异曲同工殊途同归也未可知。大胆假设一下,江道长跟支老怪也许同出一门呢。”

  日光凝摇着手:“蝉儿这个假设有些太过大胆,不过也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听蝉儿说了这一通,蝉儿对活死人江道长知道的还真不少,是不是江道长闭关练功的时候也曾出现过三师父那种状况?”

  日光凝掏出火石火镰来打,灯笼里的蜡烛已经燃尽了。

  金蝉道:“可是这么黑什么都看不见,哥哥千万不要领着走错了。”

  金蝉吓的退回来:“我才不领着走,我早就找不到东西南北了。”

  金蝉道:“我不是怕死,我是不想死。特别现在更不想死了,眼见得就要走到最后了,就要走出去了,倒在最后一步就忒不值得了。”

  金蝉道:“其实,就是走错了道,真死了也没什么遗憾,就能跟哥哥永永远远在一起了。”

  日光凝朗声道:“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你应该先让我知道你是谁吧?”

  里面的声音道:“进来吧,近来我会告诉你们的。”

  “地方窄小,没地方坐,你们站一会,不会介意吧?”老者一脸慈祥,面带微笑,甚是和蔼。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