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醉心凋零

第19章 四大护卫

小说:醉心凋零  作者:下雨猫  更新时间:2021-12-11 21:23:29 

  当世能让韩愈、莫北平这等武林大咖内心震惊的武功可谓少之又少、绝无仅有。那么,他们为何听到缩错功、万相功、全息功、滴恩泉报功、乾宁神功就震惊不已了呢?

醉心凋零

  原来缩错功、万相功、全息功、滴恩泉报功已经是在江湖上绝迹一百五十余年的武林奇功,由荆蒿鉴、南之厘、支简搵、易畋弨四位武林奇人所创。四位武林奇人各怀绝世武功却一直隐迹山林不愿为朝廷效力,但后来经不住方孝孺三顾茅庐再四邀请,这才出山做了东宫太子朱允炆的天地玄黄四大护卫。靖难之役,燕王朱棣攻破南京,建文皇帝帝宫殉难,天地玄黄四大护卫也人间蒸发不知去向,缩错功、万相功、全息功、滴恩泉报功从此再没在江湖上出现过,时间过去了一百多年,这四大奇功在江湖上就只剩下美丽的传说了。

  此四大奇功便是练成任意一门也足以称雄武林、傲视群雄,可眼前这个黄衫少男却一人身兼四功,这是传说还是神话?

  “乾宁神功,天下无敌”真正为中原武林豪杰认可是在沐英镇守云南之后。中原武林高手为了“天下无敌”四字不畏路远纷纷远赴云南上门挑战沐英,沐英时当盛年,为个人荣誉也为云南一方的安定,每有挑战必然应战,而且往往给武林中人留个脸面,对手武功再低也必与对手过招十回合以上,但是你便是武功再高他也必在三十招之内将你制服。仅仅三四年之后,沐英便为自己的乾宁神功在“天下无敌”前面赢来了“三十招内”四个字。

  再往后,中原武林再不去云南挑战,因为镇守云南的原因,除皇帝特诏,沐英也从不来中原一走,沐氏子孙更是少来中原,如此百多年过去,乾宁神功在中原武林也就成了遥远的传说了。

  其实,方才沐林生跟羽柴秀太过招,韩、林二人听到沐林生说“从来都是我打人”“三十招内”如何如何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千里之外云南沐家的乾宁神功,但想不出沐家子弟千里迢迢来此的理由。待看到沐林生每每出招之先预告下一招招法的时候,心里便已经有了四五分确认,不过,仍然不能肯定这就是沐家子弟以及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第一”乾宁神功。但是,现在听了黄衫少男口中说出的“乾宁神功”四字,两个心里的所有疑虑登时消逝:果然是沐家子弟!

醉心凋零

  韩愈想清楚了,莫北平也想清楚了,在场群雄除了少数阅历不够的差不多也想明白了,但李普慧还有些不明不白,她还年轻,她第一个不明白的是刚刚还不停叫好的群雄何以突然间就都噤若寒蝉一言不发,这第二个不明白的便是此前一直神色自若稳如泰山的韩愈、莫北平何以突然间就神色严峻满脸冰霜,特别邓天崇更是一脸紧张如临大敌。

  李普慧往郑若祗这边倾倾身子,小着声:“郑姐姐,林大哥、韩大哥好像真遇上难题了,今天咱们既然来了,无论如何都该帮两个哥哥一把。这两位年轻人如此狂妄,是时候出手教训他们一下了。”

醉心凋零

  郑若祗道:“谁出手?你出手还是我出手?”

  李普慧道:“当然我出手,姐姐的飞絮逐风神功已经给他们见识过了,小妹的利生无为功至今还没找到展示的机会呢。”

  郑若祗道:“你找谁展示?”

  李普慧道:“随便哪个都行。要不,咱两个都上去,一个对他一个。”

  郑若祗轻轻摇头:“咱俩打不过他俩。”

  李普慧有些愕然:一向目空一切从不服输的小机留女怎么如此说话?“这两个?”李普慧开玩笑的口吻,偷偷指了一下韩愈、莫北平。

  郑若祗摇摇头,没说话。

  郑若祗一脸认真,不像开玩笑,这令李普慧不由倒吸一口冷气,韩愈、莫北平可是武林公认的老大,他俩也不行,难道这两个年轻人是神仙不成!到这时候,李普慧想不明白也不能不明白了。

  沐林生认得是张三弦,却想不明白为什么大呼小叫的要跟自己拼命,但也忽然像是明白了:张三弦刚刚中了霍如烟的毒针,现在神智还没清醒……

  沐林生身法快极,将身闪过,冲张三弦一抱拳,客客气气的:“张岛主,鄙人沐林生啊……”

  又是“铮”的一声琵琶响,张三弦旋风一般再次突至沐林生跟前:“打的就是你姓沐的!”

  沐林生又是一闪,张三弦第二击又落了个空。

  日光凝道:“幸亏没给他们抓到,不然……”

  金蝉道:“哥哥倒是会装。烙铁头说她傻,又说她给你这个少堡主卖了还喜滋滋的替你数钱,她才恼了!人家可是说凝哥哥心里只有她一个的。”

  “我心里当然更有你了!”日光凝温柔至极。

  日光凝问金蝉:“吃得可过瘾吗?”

  看到日光凝一脸滑稽,金蝉笑的几乎岔了气:“哥哥,你好逗啊!”

  金蝉就在后边追,两个在并不宽敞的洞口处绕起圈子来,绕了五六圈,金蝉蹲在地上不追了:“累死我了,累死我了。”

  金蝉也不再闹腾,过去也将手脸洗了。两个吃饱了肚子,气色比起刚才又好了许多,金蝉的脸给荡漾着的水光映的更其红润妩媚了。

  金蝉打了个饱嗝:“我都撑的不想动了,鱼就留着晚上吃吧。”

  日光凝一脸带笑:“你给我老实一会吧。”说时,手上不停举手之间将金蝉周身大穴尽数封住。

  “你混蛋!你这是害我!”金蝉骂了日光凝一句。

  日光凝狠狠点下头:“原来如此。三师父幸亏遇到了咱们……不是不是,是遇到了蝉儿,不然可能就没有以后了。”

  两个一边说笑一边行走,来到一个岔道口便要看一看画的是什么,待验证了事先的判断之后兴致勃勃的继续往下一个岔道口走,这样走着,一路竟丝毫没有感到疲累,说话之间来到了第十八个岔道口了。

  金蝉并没有费难便在地上找到了“刀锯地狱”的图画,心情轻松无比:“哥哥,咱们终于走过来了……”一语未了,蜡烛噗的灭了,周围登时变得一片黑暗。

  金蝉吓的退回来:“我才不领着走,我早就找不到东西南北了。”

  日光凝道:“蝉儿怀疑我走错了?要不咱们再走回去?”

  反而是金蝉劝慰起日光凝来:“哥哥先不急,咱们再用心摸一摸,或许这里也是给人堵死的,说不定咱们也能摸到机关呢。”

  黑暗里又是一阵笑:“这么说你真是从鬼门关逃出来的朱氏子孙了?”

  日光凝道:“我是从鬼门逃出来的朱氏子孙,不是从鬼门关逃出来的朱氏子孙!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日光凝道:“从鬼门逃出来的朱氏子孙渴望见到日光,也只有日光才能使天下归于大明。”

  老者道:“小子,你不能叫我老人家,你应该叫我祖爷爷才对。我先告诉你我是谁……”

  金蝉此时的心情是复杂而又杂乱无序的。

  日光凝跟伊人的欢声笑语不时传进耳内,那么情意绵绵,那么无拘无束,那么任性放纵,那么旁若无人,有些说话甚至让金蝉感觉肉麻的耳热心跳,这让金蝉不由产生了极为强烈的受到冷落甚至遗忘抛弃的感觉。她感觉很失意,心想:“看起来凝哥哥对我说的那些话未必就是真心话,凝哥哥的心里未必就装着我沈金蝉,或者即使心里一时装着我沈金蝉,但一见了他的伊人妹妹,便立刻扔下我沈金蝉心里只有他的伊人妹妹了。”

  想到这里,金蝉不由得往樟树那边回望了一眼,她多么希望看见凝哥哥就在这时跳下树来想自己这边飞跑,而且一边跑着一边亲切地喊着“蝉儿”或是“蝉妹”。可是,她失望了,他没有看见期待中的情景出现,相反,一瞥之下,她在并不甚繁密的枝叶的掩映下好像看见日光凝、骆伊人两个正四手相牵四目相对甜甜蜜蜜的诉着衷肠说着情话。

  金蝉越想越觉得自己多余,越想越觉得是自己对不起骆伊人,想到后来,心里的醋意反而出乎意料的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她很想现在就去伊人跟前向伊人说声对不起,希望得到伊人的原谅。但是当她起身站起就要走过去,举目看到树干之上日光凝跟伊人逗着头依然在窃窃私语时,便又犹犹豫豫的停住脚,另一个意识渐渐地强烈坚定下来:“我凭什么去向骆伊人说对不起?我爱凝哥哥何错之有?祖爷爷已经为我跟凝哥哥主持了婚礼,无论什么情况出现,我现在已经就是鬼门堡事实上的名正言顺的少堡主夫人,骆伊人便是最终得不到凝哥哥只能说明她没有缘分,我沈金蝉根本就没做错什么!”想到这些,忽又听到伊人几声银铃般的小声,一赌气又重新坐了下来。

  金蝉正哭得伤心,忽听得身后有人笑起来:“还男子汉大丈夫呢,自己跑一边来偷哭了,是想爹娘了还是想媳妇了?”

  金蝉听出来这说话的是伊人,头也不回,拿起衣袖偷偷的擦擦眼泪,仍旧呆呆的注视着香溪的流水。

  “小白脸!我问你一个事!”伊人来到金蝉身边坐下。

  伊人道:“当然重要!这事关系到我凝哥哥的终身大事!”

  金蝉倒吸一口凉气:“这丫头是要逼我摊牌吗?莫非刚才凝哥哥他们两个叽咕到现在就是为了这事?莫非凝哥哥跟伊人两个商量好了对付我的办法?凝哥哥啊凝哥哥,你好可恨好心狠!你便是不心甘情愿娶我直接对我说好了,何必用这种方法逼迫我折磨我呢!”

  伊人没听到金蝉的回答,又问了一句:“你好好的看看,又没有你家的大小姐好看!”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