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醉心凋零

第18章 严史

小说:醉心凋零  作者:下雨猫  更新时间:2021-12-11 21:22:54 

  沐林生又是一笑:“古语道‘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兄弟说要反大明朝皇帝,果真大明朝皇帝给反下去了,请问将由谁来治理我大明朝山河?天下无君,必致天下大乱,那时不知又有几人称王几人称霸。且不说乱了国家苦了百姓,便是国家不乱百姓不苦,天朝内部尚自自顾不暇,一旦外敌乘隙而入,天朝江山或可再度沦入异族之手,果真如此,岂不就是反掉了大明朝了吗?”

醉心凋零

  沐林生一凛,试探的问道:“反君不反明,还真是在下遇到的最最奇怪的事情,兄弟能否告诉……”

  黄衫少男问:“你反大明昏君吗?”

醉心凋零

  沐林生摇摇头:“在下既不反明,更不反大明皇帝。在下只是想……”

醉心凋零

  “你不要想了!”短衫少年语气甚是决绝,“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我既非同道,在下无可奉告!”

  黄衫少男冷冷的道:“仁兄是说我与天下人为敌吗?”

  “你是说不打不成交吗?”沐林生点着头,退后两步,突然也掣出剑来,“那就先打打看!”

  “打了也未必成交!”黄衫少男嘴角浮现一丝不可捉摸的笑意,但笑意一闪即逝。

  “这是要干啥?要动手吗?”秦种田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老三,得想想办法,不能让他两个干呢!”

  黄老三一把拉住他:“站住。”

  此时,沐林生、黄衫少男已经各自握剑在手,相距七八步,静静地注视着对方。而几乎就在同时,两个一跃而起,两个人影,两道剑光,瞬息之间便缠绕在了一起,也就在瞬息之间却又遽然分开,看时,两个恰恰交换了原先的位置,心有灵犀一般望着对方笑了一笑。

  “天马行空!”沐林生喝一声,身子再次纵起足有一丈来高,双腿在空中交替迈进,姿势甚是奔放潇洒,剑风所向,正是黄衫少男腰际。“龙腾虎跃!”黄衫少男紧跟着也是一声轻喝,身子纵起丈多高来,左膝高抬,剑锋指向沐林生左肩。

  “好!”群雄齐齐叫了一声。

  “天花乱坠!”沐林生一个急旋,那身子便悬停在空中,手中宝剑“刷刷刷刷”又劈又点攻出十余剑,剑光闪烁宛如天花坠落。

  “虎啸龙吟!”黄衫少男却是一个筋斗,手中宝剑看似随意一划,却恰到好处的将沐林生攻出的十余剑依次格开,双剑相交再次迸出灿烂火花,同时发出“铮铮淙淙”悦耳剑鸣。

  两个飘然落地,刚好回到各自原来的位置。

  “仁兄说只打别人,这几下像是没打到在下吧。”黄衫少男颇有些得意,也有些嘲讽的意味。

  沐林生轻轻一笑:“是嘛。我看兄弟的宝剑乃稀世至宝,在下的这把剑也不是寻常之物,在下可不想因为一场并不紧要的交手伤了两把宝剑。”

  沐林生动作之快、手段之高果然非常人可比,只此一个变化便已化被动为主动。

  黄衫少男微微一愣:“仁兄好见识!可惜在下功夫粗浅,让仁兄见笑了。仁兄的乾宁神功真乃无敌天下,无愧当日皇封。”

  韩愈将头扭向郑若祗:“郑师妹,看到了吗?反明不是韩某一个人的事吧?这就是人心呢。如若大同盟不以反明为主要纲领目标,将会失去多少英雄的心!”

  韩愈瞪着郑若祗:“小机留师妹,我韩任重明明白白告诉你,你这样做正是王直那贼求之不得的。你知道你这么干有多蠢吗?亏你还提醒我不要上了那贼的当撕裂了武林呢!”

  郑若祗不服道:“明明是你要撕裂武林,怎么倒说我?”

  王直道:“当断不断必受其乱,韩总舵主还犹豫什么?”

  老者在前,女子随后,两个径直的走向莫北平,老者一边走一边向莫北平打着招呼:“林贤弟久违了。”

  莫北平微笑道:“金蝉儿,为师可不是偷偷跑来的,不过是一个人过来的……走走走,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到那边去。”

  老者五十余岁,名叫沈思之,昆山人,大明首富沈万三之后。沈思之有双胞胎两个嫡女,长名金蝉,次名玉蝉。沈思之妻妾成群,却没有儿子,便将金蝉玉蝉当做男儿对待,自小宠爱有加。偏偏金蝉玉蝉两个生性特别好动,还时不时扮作男儿到外边惹些是非出来,沈思之担心两个哪天惹出大祸来遭了不测,便将二女送到吴越剑派掌门、“江南第一剑”莫北平处学剑术,那时金玉二蝉才刚十二岁。沈思之虽非武林中人却喜好结交英雄豪杰,跟吴越一带的草莽绿林也都暗地里保持着友好的关系,更与莫北平是莫逆之交。莫北平当时已过而立之年却不知何故没有婚娶,沈思之便让金蝉认了莫北平干爹。

  此时玉蝉已经指着王直那边喊:“说我师父不配做盟主的那狂徒给我过来?”

  众人哄的一笑,金如意略有尴尬:“鄙人姓金,又不是姓铁,当然是金如意了。”

  金如意一出手就是下三滥招法,在玉蝉身上占了便宜,其弟子欢呼雀跃起来。

  金蝉道:“你再摸摸三师父的心口。”

  日光凝在三师父心口摸了一会,仍旧摇摇头。

  日光凝道:“你说的也许有道理,可是我下不了手。你要来就来吧。”说着让开站起来。

  日光凝听从了,将三师父抱到石室中央,扶着三师父坐好,金蝉气运于掌,认准三师父的百会穴、神庭穴重重拍了一下,但见三师父身子一抖,眼睛随即睁开来,吃惊的道:“少堡主,你怎么在这里?”

  支老怪道:“她是谁?鬼门堡好像没这么个人吧?”

  “你的恩人,救命恩人!”日光凝一字一顿。

  支老怪哈哈哈哈纵声一笑,响彻山谷:“我的恩人?我从来不曾见过她,她几时救过我的命?”

  支老怪又是纵声一笑:“她?救我?她有能耐救我的命?”

  日光凝点头道:“是的,千真万确。三师父的百会穴、神庭穴现在难道没有什么感觉吗?”

  “我当然要验看伤口。”支老怪拿着金蝉的芊芊玉手,仔细地验看了给小青龙咬伤的雪腕,“嗯,是小青龙不错。小妖女,你给我坐好了,我现在就替你疗伤排毒。不过你可要注意全身放松,无论我怎么发功,你的体内有任何不适,都不要运功阻抗,不然蛇毒排不出,你的五脏还会受到极大的伤害的。”

  六个黑衣人没有一个是等闲之辈,身法也是奇快,支老怪、骆齐山身形甫落,六个黑衣人如影随形在后边紧追而至。

  “你们跳啊,万丈渊里就是王八乌龟多,跳下去喂乌龟王八去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铜鼓帮众弟子一阵浪笑接着一阵浪笑。

  “支齐德,说话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哪个敢来?我鬼刀王七就敢来!”一位黑衣人突地跳将过来,刷的一下从背后抽出一把明晃晃的鬼头刀。

  “哦……呵!”支老怪打了个哈哈,“鬼老七怎么没带令弟一起前来?”

  铜鼓帮弟子各从腰间解下一个亚腰葫芦拿在手里,正要拧开葫芦,却见那些葫芦纷纷脱手,在地上骨碌碌直滚,一直滚到百尺崖下,噗噗噜噜滚落进万丈渊中。

  王七大怒,抡起鬼头刀向支老怪面门直剁下来。支老怪却仍以赤手空拳相搏。其实武林高手功夫达到一定的境界,飞花摘叶都可伤人,手中有无兵器根本就没有任何差别的。

  应对这类招法,如在平时,骆齐山想也不需想,一个闪身就会反向去拿李子见的手腕,李子见功夫稍弱一点手中的鸳鸯拐就会给骆齐山夺下。可是,现在不行,骆齐山背着骆伊人,行动不灵便不说,还担心万一有个闪失将伊人给伤了,所以一个后纵向后退出丈许。

  骆齐山一个后仰,左腿一个飞弹,踢向李子见小腹,那李子见却一个翻飞,来到了骆齐山的身后。骆齐山原地一个转身,李子见的双拐拐尾齐齐捅向骆齐山的左右肋下。

  骆齐山乃是身经百战之人,心下早有准备,脚下使力,向后一个大滑步,令李子见的双拐拐尾一击落空。

  支老怪道:“那就休怪支老怪不客气了。”双掌只向盘云鹤当胸一推,但见盘云鹤身子向旁边一闪却又躲到一边去了。就在此时,王七、李子见等六个黑衣人又将支老怪、骆齐山围了起来,紧跟着,铜鼓帮众人又在外围围成了一个包围圈。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