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杀

第7章 迷幻森林

小说:影杀  作者:乐天派  更新时间:2021-12-11 17:36:01 

  饿了吃饭,渴了喝水不过是人本能的追求。对于慎的话劫一笑了之。并不想诉说什么。

  劫现在只想要强大的力量,他觉得自己和他们没什么共同语言。征服整个执法队有用吗!自己的力量不会因为征服整个执法队就有半分增长。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要说是征服整个执法队了,就算是征服全瓦罗兰大陆劫也不会有半分成就感。林见劫的明的话不也为意。他更加坚定的认为劫就是黑暗之刃的不二人选。只有无比崇尚力量的人才不会被其他的事情牵绊,才能登上力量的巅峰。心性无比的坚韧。

  林淡淡的道∶“月河大人要见你们。跟我们走。〃劫和慎并不知道林口中的月河到底是什么人。但是叫自己去见他总不会吃了自己吧。不也不想知道他们口中的月河大人是什么人。该自己知道的总会知道不该知道的问了也没有用你。慎走到劫的旁边问道∶“你想不想知道月河是什么人物。”

  劫淡淡的道∶“不想,就算他是手段通天的人物也与我没有半分钱的关系。”

  慎不满道∶“谁说的和你没关系,如果你通过考验成为一名执法者。你却连执法队是怎么工作的都不知道。”

影杀

  叹息着继续说∶“他们口中的月河就是执法队中负责对外刺杀的头领。也就是隐卫之首。是整个教派除去太上长老公认的最强四人之一。也许说月河你不知道他是谁。可是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我想你一定知道。”

影杀

  劫的好奇心成功的被慎调了起来。劫在整个教派里除了身边的人基本上就不认识其他的人了。听慎说自己竟然知道他。不由好奇的问道∶“哦!他叫什么。”

  慎神情严肃道∶“他叫滴血苦若。”

  劫很愤怒的看着慎道∶“你说他叫什么大师兄你在说一遍他叫什么。”

  均衡执法者滴血苦若负责除掉违背均衡的忍者北野村上。可是二人实力相当谁也杀不了谁,在不停交手中二人产生了一种惺惺相惜之情。而后两人成为了朋友。有一次滴血苦若被仇家追杀,身受重伤。他以为自己就快要死了。可是这时北野村上出现了。北野村上以一己之力杀退了他的仇家。北野村上也受了很重的伤。二人成为了过命的兄弟。自古正邪不两立。北野村上四处做恶,杀伤均衡弟子不计其数。最后教派派出精锐力量围剿北野村上。教派为了给滴血苦若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将北野村上逃走的唯一一条路留给他。最后身受重伤的北野村上在教派故意之下来到了这条路。此时的北野早就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只要他轻轻的划动一下刀就能结束北野罪恶的生命。可是最后情感战胜了理智。滴血苦若放掉了北野村上。北野村上跑到了暗影岛很少在瓦罗兰大陆露面。教派也就没有在去管他了。劫不停的回想这师傅给自己讲的这个故事。北野是自己的仇人。如此算来月河也是自己的仇人。如果不是他心软放掉北野自己也不会成为孤儿。劫的心里好恨,他恨北野更恨放掉北野的月河。

  慎见劫如此激动道∶“小师弟,怎么听到滴血苦若震撼到了吧。”

影杀

  劫在知道这件事之后。他明白师傅为什么不许自己报仇了。什么报仇有违均衡不能达到忍术的最高成就。都是假的。慎不满的道∶“什么叫藏在执法队,月河师叔自从加入执法队了就没有离开过。”

  劫不想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缠也不在说什么了,快速的追上林和明。慎见劫不再说话了也不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

  树内别有洞天。劫看着这笔直向下的通道只是在地下挖出来放上几掌灯并没有修理过非常的粗糙。通道的尽头站立着一个浑身黑衣的男人,劫知道这男人应该就是月河了和自己有着间接灭门之仇的人。光线太暗了劫看不清楚这个男人长什么样。林抱拳道∶“大人,劫和慎带到了。”

  月河淡淡的看了劫和慎一眼道∶“很好你们下去吧!”

  月河的声音充满了磁性给人一种如浴春风的感觉。林和明齐声道∶“遵命。”

  月河开门见山道∶“你们来到执法队是你们最正确的选择。希望你们能通过执法队的考验成为一名真正的执法者。接下来你们的考验就由我来安排。”

  劫第一次看见月河不自觉的有一种信服的感觉,如果不是劫知道自己一家被灭门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也许真的就信服月河了,这也许就是人格魅力吧。”

  “你们有一天的时间准备。明天这时候到这里来集合。我亲自带你们过去。好了你们去吧。”

  月河说完也不管劫和慎。径直走向黑暗消失于黑暗之中了。劫和慎也离开了。劫不知道迷幻森林又是怎么一会事。最后听慎说。迷幻森林是火山爆发后的产物。原本只是一片普通的森林,可是附近的火山爆发后高温使森林里的某些物质发生了变化。产生了一种终年不散的烟雾,这种烟雾能使人产生幻觉所以这片森林就叫迷幻森林了。

  林木进绣淡淡的道。劫想三个月的时间都让自己改变了许多更别说三十年了。林木进绣接着道∶“他成了家,他的妻子很漂亮,他很爱他的妻子。在他的心中他的妻子就是他的一切。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经历了怎样的事情彼此相爱把对方看成是生命里的一切。服部半藏带着妻子回到了均衡,而此时他的影之奥义已经大成了。整个教派都为他的强大而高兴,毕竟服部半藏的力量越强也就是均衡教派的力量越强大。他是整个均衡教派公认的会继承掌教之位的人物。我也为他的强大而高兴,我是服部半藏的师弟。当年我们是同时进入均衡教派的。因为大家都是刚刚进入教派的新人,我们很自然的就走到了一起。我一生没有成家而和服部师兄在一起的那段时光是我对家唯一的感觉。”

  劫知道林木进绣说的这种情况,因为自己的处境和林木进绣何其相似。劫也能够理解林木进绣的感受。可是影之奥义不是整个均衡教派的禁忌之术,他不明白为什么服部半藏创立影子奥义整个教派都为他感到高兴。

  林木进绣看了劫一眼,这一眼包含着一种看透生死的解脱和一种历史的沧桑。林木进绣知道劫在想什么,如果连一个十六岁的孩子都看不透的话,那这二百多年真的就活到狗身上去了。林木进绣看着劫脸上没有丝毫的感情波动淡淡的道∶“任何事在一开始并不是错误的,所谓的错误不过是胜利者强加给失败者的不属于失败者的罪名罢了!在腹部师兄刚回均衡时,影之奥义被誉为千年以来最强忍术。谁敢说个不字。不过一切都是罪恶的起点吧了。腹部师兄因为修炼影奥义曾经深入过巨神峰的万年寒潭去吸收其中的寒气来凝炼影子,身体也受了寒气暗伤。如果不除去身上的寒气他在三个月内就可能会死去。这次回到均衡他们夫妇俩是想教派内的黑暗之刃吸收中和身上的寒气。教派自然不会看着服部半藏就这样死去,可是黑暗之刃的动用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不是说用就能用的。那一代的黑暗之刃也是一个实力通玄的人物。虽然暗刃与黑刃就在教派内但是没有他的同意谁也动用不了这两把剑。而当时正值那那一代的黑暗之刃在闭死关教派里为了这件事也是焦头烂额。不过总的却是分为两派。一派主张众长老合力抵住暗刃与黑刃的反噬,强制引动两把剑内的死气和杀气进入服部师兄体内。可是这样却会伤害到正在闭死关的黑暗之刃,黑暗之刃和这两把剑是灵魂相连的,强制引动如果他正在关键时刻说不得就有陨落的可能。这样的情况下就产生了另一派,他们主张先将服部师兄体内寒气逼入丹田之中压制。等到黑暗之刃出关在彻底解决服部师兄身体上的问题。可是谁也不知道黑暗之刃会何时出关,如果三个月内都没出关服部师兄就只能死。”

  林木进绣继续说∶“我当时已经是均衡的太上长老了,我们都已经是超过六十多岁的老头了。不过对于一名忍者来说六十年不过只是人身的三分之一罢了!”

  劫不知道对于一名忍者来说活到一百顿岁是很常见的,因为他们的身体强度要远远的高于普通人。对于普通人来说活到一百多岁很困难,不过对于忍者来说生命好像就是这般一样。林木进绣淡淡的道∶“我支持强取黑刃与暗刃,我只在乎服部师兄的生死,至于黑暗之刃到底是死是活与我就没有多大的关系了。不过两派的人都差不多,谁也说服不了谁。就这样双方互不相让。双方就这样争吵了一个多月也没有拿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而服部师兄却越来越虚弱,他的妻子服部秀美子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爱的人承受着痛苦。可是她却没有一丝办法,她倍受煎熬。她痛恨长老会的不作为。看着越来越虚弱的服部半藏。秀美子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来帮助服部师兄。”

  劫有些明了,换了自己看着自己最爱的人独自承受痛苦自己也会用自己的方式来帮她渡过苦难。林木进绣继续道∶“秀美子,在服部师兄睡着以后悄悄的潜入黑暗之殿偷取暗刃和黑刃。虽然她的实力不错可是和黑暗之殿的守卫者比起来还是差了很远。他们不知道秀美子是服部师兄的妻子,再加上黑暗之殿的守卫者都是些食古不化的老古董,只会按照教条做事。他们按照教条将所有的闯入者杀死。秀美子也不列外被他们杀了。秀美子是伟大的她是为了自己的爱被杀死的,她是没有遗憾的。只是她的离去却将无尽的痛苦强加到了服部师兄的身上。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一月三十一号这一天。服部师兄接到消息来到黑暗之殿的广场上,服部师兄看着地上秀美子的尸体仿佛浑身的力量都被抽空了一般。他直挺挺的倒在地上,也许他不相信那个陪伴了自己无数个日夜,那个曾经总是欢笑的人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师兄抱着秀美子的尸体如同受伤的野兽发出痛苦的嘶吼,广场上聚集了很多人。我们将服部师兄围在中央。透过他的嘶吼我能感受到的只有绝望。师兄没有哭泣,可是他的眼睛里依旧有东西流出,我仔细一看原来师兄眼睛里流出的不是泪而是血。也许在此刻师兄的心已经死了。师兄将秀美子抱在怀里用自己的脸贴着秀美子的脸,从眼里流出来的血水滴落在秀美子惨白的脸上,是那样的妖艳。师兄不停的和秀美子说着他们之间那些快乐的回忆,就好像秀美子还活着一般。看到这一幕幕黑暗之殿的守卫者说∶‘这女子太刚硬了,如果她说出她是服部的妻子我们也不可能会杀她,可是她却只是说得不到黑刃与暗刃她宁可死’。其实我想对他们说∶人都死了,说这些有什么用。以师兄的性格参与这件事的所有人都得死,是所有人都得死。师兄颤抖这将秀美子的尸体抱了起来。轻轻的对她说∶我带你回家。师兄的声音真的很轻很轻就好像秀美子真的睡着了声音大一点都有可能将她吵醒一样。师兄抱着秀美子的尸体离开了,可是他的背影却是如此萧瑟,如此悲凉,如此寂寥。我知道均衡教派在也不会有平静的生活了师兄也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了——他的心在秀美子死去时就已经死了。”

  劫听着林木进绣的话心里感慨万千,他不知道服部半藏这个平时看起来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就连自己叫他‘老东西’都一笑置之的人,对秀美子却爱的如此深入骨髓。劫迫切的问道∶“后来怎么样了。”

  林木进绣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师兄将秀美子的遗体安葬了,我是唯一一个看着师兄埋葬秀美子的人。师兄连夜把秀美子的尸体带到了山下。用自己双手不停的挖着坑,我知道我不该去阻挡他。就让他发泄发泄吧!憋在心里也难受。可是他的双手满是鲜血还是不停的挖着,我上前去想要阻止他。他却如同着魔了一样。不管我怎样劝他怎么拉他,他却一直都挖着坑。整整六个时辰终于把坑挖好了。师兄抱着秀美子的尸体放声大哭,好似把一辈子的眼睛都流干了。我这一辈子从来也没有爱过谁我不能理解师兄对秀美子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爱。令他如此痛苦。师兄恋恋不舍的间秀美子放到坑里。坚定的道∶你放心的走吧!我很快就会来陪你了,不过他们会付出代价的。”

  林木进绣停下来看着劫。

  劫也没有爱过任何人,他也不知道也不明白所谓的爱为何会有如此大的魔力。能让一个女人为了一个男人放弃生命,也能让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变得疯狂。难道这就是爱。如果真是这样劫宁可不要所谓的爱。因为它会让自己失去冷静的头脑,变得愚蠢。这也事情都不是自己能左右的。可是劫在想如果换成是自己会不会为了一个人做出如此大的牺牲。劫在想自己肯定不会,因为自己心中只有自己在也容不下任何人了。

  说完劫便策马离开了。康忠初代是出生在忍者世家,看着这闪烁着妖异红光的剑自然知道非凡品。

  藤田看着康忠初代手中的剑说道∶“小姐,你知道你手中这把剑叫什么名字吗。”

  这康忠初代还真不知道,她感兴趣的问道∶“哦,难道你知道不成。”

  藤田也是老成精的人物,如果连着也看不出来真就丢人了。不过小姐不愿意承认,他也点破。只是淡淡的道∶“这小子,能将这两柄剑带在身上,说不得他就是均衡教派黑暗之刃。此子如此年轻当真潜力无限,我们已经错过了杀他最好的机会。”

  康忠初代不知道劫和她父亲的矛盾,根本就不可能调节,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不过康忠初代也不想纠结于这个问题淡淡道∶“我们出发吧。”

  慎看着劫脸上恢复了一点色彩惊喜道∶“小师弟你怎么来了。”

  劫笑道‘呵呵’∶“你真的想看。”

  话刚刚传到阿卡丽的耳朵里,劫却已经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阿卡丽的身旁。

  如果真的要评论劫的速度阿卡丽只能想到‘鬼魅’二字。不过阿卡丽是绯红教派第一人,也还是有真才实学的。并不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劫笑了笑,这一招对别人或许有用。但是对劫来说却是无用。黑暗有能够感应生命波动的效果,劫拔出黑刃。自然就知道阿卡丽的位置。

  劫很平静就如同讲故事一般的向无衣述说着,埋葬在他心底的故事。

  劫看着无衣很平静,就这样静静的盯着劫。做劫忠实的听众。

  无衣道∶“他好可怜,他活下来了吗。”

  无衣明白了劫为什么不杀自己了。还给自己取了武藏无衣这样一个名字。他是想让自己做他的替身,替武藏无衣活着。

  在无衣的心中劫就是刽子手,没有丝毫人性可言。他的眼中就只有杀戮,根本就没有其他任何东西。

  劫只比无衣大八岁可是他却如同一个看透了世态炎凉的老头一般。如果无衣说劫是他的师傅恐怕还没有几个人会相信,他们宁愿相信这是无衣的大哥。

  “不是你让他成为一名出色的忍者,而是他自己。他的命掌握在他自己手里。没有任何人能够说让他成为什么!”

  劫看着无衣道∶“以后你就和这老家伙一起修炼。至于你的妈妈我允许你一个月见他一次。”

  劫的第一站便是守望之海。他接到的第一个任务便是要杀掉普朗克。

  因为普朗克不仅自身实力强大,他的妻子同样实力强大。他的妻子被誉为大海上最漂亮的女人。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