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杀

第12章 黑暗之刃

小说:影杀  作者:乐天派  更新时间:2021-12-11 17:34:55 

  劫终于完成了执法队三个月的考验终于完成了。劫感觉身心俱疲,心灵上的折磨要比肉体上的折磨更叫人难受。一遍又一遍的看着亲人在自己一个又一个的被杀死,不是心性坚定者肯定已经疯掉了。劫虽然没有疯可是他依旧很难受,因为他是一个人。有血有肉的人。走出迷幻森林看着遮天蔽日的幻雾劫心中感慨万千。服部半藏对劫叮嘱道∶“我知道,你对月河有很大的怨恨。可是现在的你在他眼中不过就是蝼蚁。现在这种状态下的我也不是他的对手。你在执法队这期间你不要去撩拨他”。

影杀

  影奥义∶分身。劫已经完全学会了,可是他依旧不想服部半藏离开他或者死去。毕竟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服部半藏回到戒指里面了,劫一个人朝着月河指定的集合地点敢去了。生命就是这样有些路总要自己去走没有人能陪着你,也没有人能帮助你。时间这东西真奇妙它会让人失去很多,也能让人得到很多。在他刚进迷幻森林时劫觉得月河说的全是废话,可是这才短短的三个月劫就感觉月河说的不是废话了,而是时间积淀下的真理。没有时间积淀的任何东西都是经不起时间的检验的。劫来到集合地点却发现师兄还没有到。劫在想师兄是不是迷失在幻境里了。需要自己去救他吗?劫在思考这个问题,可是他想道师兄的性格坚毅不管是任何困难的境地他都能坚持下来。劫相信师兄不会比自己差,不然师兄也不配成为自己在均衡教派里唯一的对手。是唯一的对手。劫是很骄傲的他的骄傲来自于对自己实力的自信。老一辈的人除外,在整个均衡教派年轻一代中没有人能够打败他。也只有慎和自己打个平手。

  离集合的时间大概还有两个小时,劫在想如果师兄在不出来自己就进去找他。劫集合都是掐着时间到的,这是他长如此之大第一次提前来到集合地点。劫不想在里面在看着亲人一个接一个的死去。劫不是懦夫他是一个人,就算是在坚强的人也有受不了的时候。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劫选择了退让。我想不管是谁如果处在劫一般的幻境早就疯了。这因为其他人不是被幻境逼疯的而是自己把自己逼疯的。只有疯掉才能解放自己。就算是这样劫为了师兄还要进入那个令他倍受折磨的地方,可想而知劫和慎之间的感情有多深了。大概又过了一个小时,劫不停的朝着出口张望着。他多希望师兄从那里走了出来。可是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劫每一次都是满是憧憬的望向出口。可是他看到的除了遮天蔽日的幻雾什么也看不见。劫就在这样的煎熬中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只要没有到最后时刻劫就不会相信师兄会被小小的幻雾迷失了。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了,月河就像是幽灵一般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劫的身旁。月河淡淡的看了劫一眼道∶“哦,只有你出来了,我们回去吧。”

  劫想不到月河会如此的无情,师兄还没有出现他就要回去了。先不说师兄现在到底通没通过考验,你也要弄清楚师兄到底是死是活。劫冷酷的说∶“今天,我师兄没有出现谁也不能离开。”

  月河很淡然的笑了笑道∶“我如果要强行带你走,你认为你能拦得住我吗?”劫很想说∶我如果不想走的话,谁也不能带走我。最多也就带我的尸体回去。可是他想到服部半藏给自己说过叫自己不要去撩拨月河。于是劫说道∶“师兄是下一代的暮光之眼,对于教派的意义远远的高过整个执法队。不管如何自己也要等师兄,在等不到师兄我就要进入迷幻森林去寻找他。”

  月河淡然一笑∶“不管他是谁,只要没有完成考验,就没资格让我在这里等。”

  劫心里很生气。自己的师兄对月河来说可能不重要,可是对自己来说师兄重于一切。劫愤怒的对月河吼道∶“织田月河,你当年可以为了什么狗屁的兄弟情放走了北野村上。今天我劫为了师兄这条命不要我也要再进迷幻森林。如果你要强行带我走,你能带回去的只有一具尸体。”

  说着劫将袖里剑抵在自己的脖子上,如果月河敢动劫就能在他没有靠近自己之前切断自己的颈脉。月河很震惊,他震惊的不是劫用袖里剑抵在自己的脖子上,而是劫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和北野村上的事情。这件事情是教派内的绝密,绝不是劫这样的九十五代弟子能够知道的。月河脸色苍白有些颤抖的问∶“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如果今天你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老话说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能和北野村上成为朋友月河自然就有和‘北野村上共通之处。劫终于发现了月河与北野村上的共通之处就是一样的狠辣无情。

  劫笑道∶“织田月河,要杀就杀那里来如此之多的废话。今天你不杀死我,我劫在这里对天发誓,迟早有一天我要你织田家鸡犬不留。”

影杀

  月河意识道这件事情不简单了。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对他说要他家鸡犬不留这要有多大的仇恨。他竟然知道自己二十年前的命字,这一切都是谜团围绕在月河的心头。月河冷静下来看着劫道∶“你原原本本的把你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做为交换我告诉你,慎的下落。”

影杀

  劫想反正自己是死定了,在临死前还能知道师兄的生死也值了。劫在也不用伪装了对月河的恨意就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劫看着月河那目光令月河这样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人都感觉背脊发凉。劫冷冷的问∶“你还记得八年前,武藏家康一家八十六口被北野村上灭门的事吗?”月河吃惊的道∶“你是武藏家的人。”

  月河终于明白了这一切。这个孩子太可怕了明知道自己和他家灭门有这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在刚来时他对自己的态度却没有让自己发现一点不妥。这才十六岁就有如此心机,此子不除将来必成后患。可是正是因为这样自己更不能动他了。是教派给了自己这一切,自己不能再次对不起教派了。当年自己放走了村上,就算劫真的杀光织田家所有人。这也是均衡的一部分。劫盯这月河道∶“你还没有告诉我,我师兄到底怎么样了。”

  “怎么,你不杀我。”

  “就算你不杀我,我也不会感激你的。总有一天我还会让你织田家鸡犬不留。”

  劫已经做好了毕死的准备可是他不明白月河为什么不杀自己。就如他所说就算月河不杀自己,自己也不会感激他的,有机会自己还是要报仇杀光织田家上下所有人。月河在原地画出一枚符文来,画好后月河将它融入虚空之中。在劫的身后便出现了一条空间通道。劫也不怕直接走了进去。他想如果月河要杀自己直接杀了就了事,何必弄得这样麻烦。劫进入空间通道感觉黑暗微凉。这就是全部的感受了,与上一次月河随手撕裂的通道相比这一次无疑好上了许多。没有多大一会劫就和月河出现在几座高大的建筑群之间。这个地方劫从来也没有来过。劫问道∶“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月河笑道∶“黑暗之殿,你要成为黑暗之刃,还要得到暗刃与黑刃的认可。”

  月河带着劫向着黑暗之殿走去了。

  越浪野盯着劫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劫不知道已经被他的眼神杀死多少次了。一个小喽啰骂道∶“妈的,小子你想死吗?敢对我们大哥这样说话。”

  一众小喽喽早就对劫磨刀霍霍了,只要越浪野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像野兽一样撕碎劫。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不是发号施令的人,而只是执行者。

  越浪野感兴趣道∶“哦!是吗。我倒是愿闻其详。”

  强盗不是劫自然不能理解劫的话。黑刃与暗刃合起来被称为残暴之力,但是它们还有一个令大陆闻之色变的名字∶魔鬼吻别。只要被这两把剑在身上留下伤口,不论在什么地方人都会被吞噬成白骨。

  劫坐在马背上冷冷的看着一干强盗道∶“无知者在劫难逃。”

  劫动了,他就像是一名轻灵的舞者,迈动着死亡的旋律。每当他动一次就会有一条鲜活的生命被带走。如入无人之境势不可挡。在他手中生命是这般脆弱。

  北野穆耀看着劫又看了一眼康忠初代笑道∶“是我三叔。”

  “你笑什么。”

  是啊!谁又能想到影子也能抛出袖里剑,他跟本就没有袖里剑。谁又能想到去防备一道影子。

  至于他是死是活,且听下回分解。

  穿范茂君知道这件事情不能善了,只能一战了。对于穿范茂君来说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好机会,他这一生以超越粱无胜为目标。就算没有今天的这件事,他迟早也会来挑战北野村上,对于这种成名的强者。穿范茂君又怎么会放过。

  说完北野村上就朝着穿范茂君攻了过去。

  穿范茂君猛的弯腰,北野村上贴这他的脸过去了。就在北野村上跃过他身体时,穿范茂君的手向上一探。朝着北野村上的心脏去了。

  北野村上一代强者又怎能,如此轻易的叫他得手。身子一扭,穿范茂君的手察着北野村上的衣服过去了并没有给北野村上带来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穿范茂君在空中来了个后空翻,直挺挺的站在北野村上的面前。穿范茂君笑道∶“北野村上,不过如此。看样子我对你太过高估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穿范茂君双眼血红看着北野村上道∶“老匹夫,你对我做了什么。”

  “不错正是这样。”

  只要还有一丝希望可以证明康忠初代还活着,北野村上就不会放弃。有希望总比全是失望要好得多。

  “这每一个均衡人都知道,不信你问他。”

  北野勇停下对阿卡秀男的进攻,阿卡秀男早前催动秘法燃烧生命此时已是强弩之末。只要北野勇在进攻下去,阿卡秀男便有被击杀的危险。

  这诗出自诗经《相鼠》,大意是说人活着不要太不要脸了。与我们这一回的主题有很大的关系。多的不说进入正题。

  在漫长的等待中终于是完成了一切,劫很想知道教派付出了三名长老的生命到底有什么结果。但是死者为大,为了让他们早些入土为安劫没有问。

  劫对德莱厄斯下了很多功夫,毕竟艾欧利亚和洛克萨斯世代敌对。对于敌方的统兵大将一定会很了解的,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副手退出去了。德莱厄斯在想到底是谁想要杀自己,他们杀自己的目的又是什么。想来想去依旧没有什么结果。

  这时一个动听的女声传了过来道∶这很简单吗?我们的德莱厄斯大人却想不到这真是一个笑话。”

  德莱厄斯听到这个声音便知道是卡特琳娜来了。卡特琳娜是杜·克卡奥的女儿,而她的父亲便是现在洛克萨斯的执政官。

  卡特琳娜道∶“你到一个地方,将人全部杀光。这样还没有人来找你的麻烦可真是怪事了。”

  卡特琳娜道∶“你不是想要知道是谁想要杀你吗?”

  德莱厄斯点了点头,毕竟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泰隆就是整个洛克萨斯军队的先锋。以他的能力充当这个角色戳戳有余。

  德莱厄斯道∶“这件事情我会向上面说的。你不用担心我会私自调动军队。正如你所说军队不是我一个人的,她它是属于洛克萨斯的。”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